不婚行不行(二)--

第一章
兩年後
早上七點鐘,王薔準時睜眼,聽見嬰兒床上窸窸窣窣的聲音,她翻過身,看見女兒坐在嬰兒床內抓著大象布偶的鼻子甩來甩去,嘴裡還喳喳呼呼地說著聽不懂的話語。
她露出微笑,靜靜地看著女兒玩耍。每次看著甜甜,就會讚嘆生命的奇妙,她一直覺得這輩子自己不會結婚也不要小孩,沒想到婚是沒結,卻多了一個小寶貝。她從來不特別喜歡孩子,嫌吵,又無法講道理,只能哄著,但確定懷孕後又怕小孩不健康,只盼她健健康康長大,擔心這擔心那,直到小孩生下來才真正有塵埃落定之感。
未婚媽媽的身分在鄰里間少不得被指指點點,她卻不動如山。閒言閒語這等事她自小就開始領受,已不在乎別人的看法。
甜甜抓了象寶寶又去抓小猴子,奶聲奶氣…,含糊地說著:「猴嘰。」
王薔笑意更深。女兒已經一歲,開始學說話學走路,軟綿綿的聲音讓人心都發軟。甜甜一轉頭,瞧見媽媽醒了,開心地叫著:「媽媽媽媽……」
王薔拿起床頭的眼鏡戴上,笑著將她抱起,幫她梳理頭髮。「要不要喝ㄋㄟㄋㄟ?」
甜甜點頭。「ㄋㄟㄋㄟ。」
王薔走進廚房,將她放在幼兒椅上,一邊跟她說話一邊泡牛奶,甜甜聽著她說話的聲音,偶爾重複著說了幾句。
泡好牛奶後,她把奶瓶遞給女兒,甜甜高興地將奶嘴放入口中,黑白分明的雙眸眨啊眨的,顯得很滿足。
王薔趁女兒喝牛奶的時候進浴室梳洗,而後開始準備早餐,用完餐後,她會唸圖畫書給甜甜聽,再陪她玩一會兒就得將她送到保母那兒,自己則到蛋糕店準備烤蛋糕跟餅乾。
蛋糕店是她自紐約回來後開的,當時忙進忙出,差點沒累垮,幸好生意一直不錯,除了販售蛋糕之外,還有餅乾跟茶飲及下午茶的服務,不過店內位子不多,只有四桌,一般還是外帶為主。
每天她的生活都是如此,平凡而規律,可是她覺得很充實。現在的目標很簡單,就是好好把甜甜撫養成人,就像阿嬤阿公當初養大她那樣。
走出浴室時,她習慣性地瞄了眼走廊上的照片,阿嬤阿公正微笑地望著她,她揚起嘴角,無聲地說道:「早。」

戚慕生丟開手中的筆,煩躁地靠著椅背,雙腳舉到桌面上,手臂交疊在腦後,望著天花板,桌上散著各式設計稿,有些甚至滑落到地板。
「怎麼樣?」工作室的門被打開,一個矮胖的男子走了進來,手上端著一盤巧克力蛋糕。
「別來煩我。」他不悅道。
「我馬上就出去。」陳子蜚說道。「吃塊蛋糕,休息一下。」他把甜點放到桌上。「工讀小妹說是很有名的蛋糕。」
戚慕生根本沒看他,左手甩了甩,示意他出去,陳子蜚也不以為意,安靜地走了出去,跟藝術家打交道他已很有經驗,他們創作的時候像鬼一樣六親不認,身邊還附帶打火機與瓦斯桶隨時引爆。
戚慕生煩躁地拿起遙控器朝音響按下,嘶吼高亢的搖滾樂迸發而出,他動動脖子,讓音樂敲打他的腦袋,十分鐘後,他拿起筆在紙上畫著。
他手上現在有幾個案子在進行,卻進行得不太順利,雖然與市府談妥在廣場前擺設大型裝置藝術,但他要的大型物件卻做得不是很順利。
專心工作半小時後,他無意識地叉了一小塊蛋糕入口,拿起筆在包包上又修了幾筆,兀地,他突然僵住,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口中的味道。
他又送了一塊蛋糕入口,朝門外大喊:「陳子蜚——」想起工作室有隔音,他快步走到門口。
「陳子蜚。」他開門朝走廊喊了一聲。
矮胖的人影自走廊一端走過來。「怎麼?」
「蛋糕哪裡買的?」
「怎麼,不好吃?」
他脾氣一下上來。「別廢話,哪裡買的?」
陳子蜚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轉身走回開放的辦公間。「小妹,過來,蛋糕哪裡買的?」
戚慕生不耐煩地以腳敲地,聽見他們窸窸窣窣地講了一會兒,陳子蜚走過來,把一隻黑色紙袋交給他。
「地址、電話都在上面。」陳子蜚說道。「店名很奇怪,叫﹃我的巧克力﹄,不過袋子設計得滿有質感的。」
紙袋是以黑色為底色,底部以白色弧線勾勒,正中央是咖啡豆與幾何圖案的組合,典雅又不失活潑。
戚慕生彷彿沒聽見他說的話,聚精會神地瞅著紙袋,不發一語地關上門。陳子蜚聳聳肩,正打算走進走廊右側的辦公室時,方才被稱做小妹的女生跑了過來,小聲問道:「是不是他覺得不好吃?」
「應該不是,如果不好吃他早就開罵了。」陳子蜚說道。作為戚慕生的經理人,對他的脾氣自有幾分把握。
小妹鬆口氣。「那就好,我以為他要罵人。」雖然戚大哥長得還滿帥的,她也曾冒泡地發過幾天花癡,但真的只有幾天,因為有一次她看桌子亂,草稿丟得到處都是,好心幫他整理了一下,結果被他轟出辦公室。
雖然他罵的一大串英文她幾乎都聽不懂,不過shit跟fuck兩個單字她是不會漏聽的,若不是陳大哥趕緊把她帶走,她可能早被他從窗口推下去。她自認EQ還不錯,卻被他弄得淚流滿面,生平第一次想要在他喝的水裡加料、回家扎草人。
陳子蜚笑道:「習慣就好了,人應徵得怎麼樣?」這次與市政府合作的展覽需要一些人手,所以決定在當地應徵幾個細心勤勞的繪畫助手。
「洪大哥還在篩選,明後天應該就會確定。」小妹回答。洪壽銘是戚慕生的助理,專門處理藝術繪畫這一塊,陳子蜚則處理人事、合約、行銷等等。
剛來時,她根本不知道他們是幹什麼的,只曉得好像是跟藝術有關係,後來上網查資料,才知道戚慕生是藝術家,在當代藝術領域還挺有名的。
他今年二十六歲,大學畢業就到紐約發展,雖然從小就學油畫,不過大學唸的卻是商,在紐約的前兩年,他擔任大師的助手,今年與另外兩個朋友合組一個工作室,不過通常還是各自創作、各接案子,除非遇上大型提案才會三人一起合作。
其實,藝術領域運作的方式跟商業市場沒什麼兩樣,這圈子主要由藝術家、藝評家、策展人、藝廊、拍賣公司、畫商組成,有時還可一人分飾兩角,例如有些藝術家也會兼藝評家。
現在是重行銷合作的年代,除了參加展覽外,如果能跟時尚界或是精品業合作,對於打開知名度有很大的推助作用。
比如戚慕生年初跟時裝界合作,設計的一款包包很風行,原本要價只有十萬,現在已經漲到快四十萬,翻了四倍。年中跟市政府合作,年底還要參加新藝術展跟國外幾個重要展覽。
「妳去忙妳的吧。」陳子蜚說道。
「好。」小妹回辦公間整理資料。
工作室內,戚慕生瞪著手上的紙袋冷笑。「這女人……」
剛吃了一口蛋糕還無法百分百確定是她做的,如今看了紙袋設計,他已經能完全肯定。
當初聽她說想開蛋糕店,他隨手畫了商標跟紙袋包裝給她參考,她不是很滿意,自己做了一些修改,然後他再改一些,她再修一些,就變成手上紙袋的模樣。
她還真敢。戚慕生冷哼一聲,不告而別就算了,還把他設計的東西偷走。他輕敲桌沿,目露凶光,直盯著紙袋上地址,離這兒似乎不遠……
他唰地起身,拿起西裝外套與太陽眼鏡走出去。這該死的女人,他今天就要把帳算清楚!
一到外頭,攔了輛計程車,就往「我的巧克力」奔去。過了兩個街口後,戚慕生才稍稍冷靜下來。
他以為兩年的時間會讓自己冷靜一點,沒想到怒氣還是一下子被激起。回來台灣後,他不止一次閃過要與她聯絡的念頭,但都讓他硬生生壓下了。
既然她選擇離開,他尊重她的決定,不平的只是她有必要偷偷摸摸地走嗎?難道不能等他從法國回來再說?
念頭才起,他煩躁地將之踢開。現在想這些沒什麼意思。
感情不是此去的重點,剽竊設計才是,誰曉得她還偷了多少他的東西,當時他可畫了不少草稿。
他冷笑一聲,對即將到來的會面感到興奮,等不及想看她的表情。
大約二十分鐘後,車子在蛋糕店對面停下。戚慕生刻意不停在門口,進去前,他想先觀察一下蛋糕店的設計。
招牌的設計走歐洲仕女風格,以簡單俐落的線條勾勒三個女生撐著洋傘坐在鄉村小屋外頭吃蛋糕,配色以明黃、咖啡及草綠色為主。
他不喜歡喜餅式的溫暖熱鬧風格,但大部分的女人喜歡,所以也算中規中矩。他戴上太陽眼鏡,緩緩朝對街走去。
大門也是木製的鄉村風格,外框以草綠色勾勒,玻璃下方貼著大型的花朵貼紙跟三隻可愛小熊,門上掛著「公休」的牌子。他冷笑一聲,推門而入,風鈴般清脆的聲音響起,店裡三個女人同時望了過來。
他一眼就瞧見王薔。她的外貌沒有太大的改變,細長的鳳眼,膚色白皙,鼻子挺俏,唇色如櫻花瓣柔美好看,微鬈的黑髮披在肩上,眼鏡由無框換成了金框。她不戴眼鏡時柔媚動人,戴上眼鏡就成了精明的女強人。
戚慕生一直覺得像她如此冷情的女人應該配黑框眼鏡、黑長髮,黑口紅跟黑指甲油,才能顯出她的冷酷與不可親近,他曾試著要將她打扮成龐克女郎跟吸血鬼,她極力反抗,罵他變態,兩人在屋子裡追逐,她尖叫著在屋裡奔跑,他撲過去將她壓在床上,笑著吻她倔強的眼神、罵人的小嘴……
「今天公休。」
一個橘頭髮的女人打斷了他的遐思,戚慕生頓了兩秒,才把眼前的臉跟以前的學妹合在一起。幾年不見,秋月竟變得如此新潮,還染了顆橘子頭。
他走上前,另一名高個子的女人把懷裡的小女娃塞到秋月手上,擋住他。
「沒聽到嗎,今天公休。」
他低頭,記得她叫阿葳,喜歡運動,似乎還練過跆拳道,兩人沒說過什麼話,不過因為與秋月熟識的關係,見過幾次面。
戚慕生沒理她,視線往左移,盯著王薔。她擰著眉頭,眼神不善地回視,他翹起嘴角,慢條斯理地抬手摘下眼鏡。
羅品葳驚得退後一步,秋月倒抽口氣,王薔卻是面無表情,但眼中一閃而逝的驚愕沒逃過他的目光。
她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見到戚慕生……或許如此說法略嫌誇張,畢竟他們之間有甜甜這不可分割的聯繫,只是她沒想過他會這麼快現身。
他看來與兩年前沒什麼不同,劍眉星眸,鼻子直挺,身材高瘦,眼神總是帶著三分嘲笑。他有張俊帥的臉,也很有男子氣概,但人緣並不好,主要是他有副壞脾氣,喜怒明顯,罵起人來不留情面。
從美國回來後,有段時間她戰戰兢兢,擔心他突如而至,朝她破口大罵。半年後,她才開始相信他真的不會找來,安心地過起日子,誰曉得他竟會突然現身,讓她措手不及。她緩緩地數著呼吸,讓自己慢慢鎮定下來。
秋月不知道他們僵了多久,直到甜甜唉呀呀地抓著她的頭髮,她痛呼一聲,打破凝滯的氣氛。
「秋月,先回去吧,再不回去妳婆婆不高興。」王薔沈靜地轉向她。
婆婆?她什麼時候有婆婆……秋月領悟過來,抱起甜甜。「好……好吧,妳確定……」
她點頭。「阿葳在這裡陪我就行了。」
羅品葳附和道:「有我在,阿薔不會吃虧。」
秋月抱著甜甜急匆匆往門口走,一邊故意提高嗓門道:「我們回家了,乖女兒。」
看著秋月倉皇而逃,戚慕生挑起眉頭。他有這麼嚇人嗎?大學時他雖然喜歡捉弄秋月,可不至於會讓她落下陰影吧?
「秋月結婚了?」他將墨鏡掛在外套上。「沒想到連孩子都生了。」
「你來做什麼?」羅品葳怒斥。
「我不能來嗎?」戚慕生望向王薔,隨手拿起櫃檯上的菜單瀏覽,一邊打量屋內的裝潢。
他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乏善可陳。
中規中矩的配色,隨處可見的桌子與藤椅,牆上掛著幾幅歐洲街景的複製畫與乾燥花裝飾,還貼了半面牆的可可樹與巧克力豆壁紙,陽光自落地窗外照進來,顯得太過明亮。
「你再不走,我就——」
「阿葳。」王薔忙打斷她的話。「我跟他談談。」
「有什麼好談的?」羅品葳冷笑。「會打——」
「阿葳。」王薔急急打斷她的話,將她拉到一旁,小聲道:「別把事情鬧大,我先問他來做什麼。」
「跟他這種人有什麼好談的。」羅品葳不肯讓步。
「阿葳,我不是小孩子。」她蹙眉,表情凝重。「我可以自己處理自己的事。」
「可是……」
「妳坐在這裡等,有事我會叫妳。」她強硬地看著好友。
羅品葳煩躁地抓了下頭,搞不懂跟會打女人的男人有什麼好談的。
「我們到廚房談。」王薔朝戚慕生瞄了一眼,往前推開室內門,經過小小的走道,踏進乾淨明亮的廚房。
中央是L形的大理石桌面,擺著各式麵粉與烘烤器具,流理檯下是一個大型烤箱,另一邊牆面則擺著大冰箱。
熟悉的器具與殘留的烘烤香氣不期然地勾起他的回憶。當年,每天下午她都會烤些小蛋糕或是餅乾,兩人坐在陽台上一邊喝茶一邊吃著她烤的各式糕點,他雖然喜歡在冬天喝熱巧克力,但對甜點並不特別熱情。
她最常做法式鹹派、起士蛋糕、檸檬派這類點心給他,雖然他並不鍾情甜點,但喜歡烘烤過後她身上甜甜的香味……察覺自己的心思又回到過去,戚慕生不由得對自己生起氣來。
他可是來興師問罪的,不過在上主菜前,還是先來點開胃小菜。「她們看到我怎麼像看到仇人?」
「是我的不對。」她將兩張靠在流理檯的木椅移到他面前。「回來以後我把我們的關係渲染誇張了一下,把你講成乖戾、脾氣暴躁的怪物,你大人有大量不會介意吧?」
他冷笑。「乖戾又脾氣暴躁的怪物?妳還真會誣衊我。」難怪方才阿葳一副要揍他的模樣。
她自知理虧也沒反駁,只是換了話題。「剛回國?」
「回來快一個月了。」
「來找朋友?」他家明明在台北,怎會無故跑到這裡來?
他沒正面回答,而是反問:「不高興看到我?」
她擰著眉頭,雙臂環在胸前,決定不再繞圈子。「你來做什麼?」
他挑釁地說:「寒暄這麼快就結束了?」
「戚慕生——」
「不錯,還記得我的名字。」他走到她面前。
她沒有退縮,揚手望著他。「你到底想怎樣?」
他故意道:「還能怎樣,這裡不是蛋糕店嗎?我來訂蛋糕。」
她揚眉,從架子上拿出單據,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幾吋?什麼口味?」
「有法式鹹派嗎?」
她不悅地瞇起眼。「沒有。」
「為什麼?妳做得很好吃。」
她睨他一眼。「這裡是巧克力蛋糕店——」
「菜單上不是也有供應起士蛋糕、蘋果派跟蛋捲,為什麼法式鹹派不行?」他低頭靠近她,聞到她身上淡淡的蘋果味。
「你存心來找碴是不是?」她後退一步。
「我是真的喜歡吃妳做的法式鹹派。」他再次傾身向前。「妳現在有男朋友嗎?」話語說出口後,他自己也吃了一驚。她有沒有男人關他什麼事?
她匪夷所思地看著他。「你——」
「只是好奇。」他為自己找台階下。
「不關你的事。」她直接道。
她冷漠的態度點燃他的怒火。「我來找妳是因為妳偷了我的東西。」
王薔錯愕道:「我什麼時候偷了你的東西?」
「妳的紙袋圖案是我設計的吧。」他沈著臉。
她又是一怔,但很快反應過來。「那不全是你設計,我也有——」
「好吧,我退一步,妳也有參與設計。」他嘲諷地勾起嘴角。「妳該不會以為沒經過我同意就可以拿來用吧?」
現在她明白了,他是來找碴的。「我不會再印這一款紙袋。」
他挑眉。「為什麼我聽了還是一點高興的情緒都沒有。」
「那你想怎樣?」她咬牙。「告我嗎?還是要錢?」
他目光一閃,想到另一件事。「這家店是用我媽給妳的錢開的嗎?」
她僵住,尚未答話,他微笑地繼續說道:「如果是的話,就算我的投資。」
她火道:「想得美。」
他冷笑。「我媽有開支票給妳吧?」
她頷首,一點愧色也無。「你不也說過不拿白不拿。」
「我是說過,不過我也說過五五均分。」他的手指無意識地劃過桌面。「好處都被妳佔了,我算什麼,凱子?」
「你不用說得那麼難聽。」王薔蹙眉。她從沒將他當作凱子。
「妳得了支票,我卻只得到一張紙條,怎麼說都是我吃虧,不過算了,我大人大量也不怪妳——」
「你別自說自話。」她打斷他的話。
見她絲毫沒有愧疚的神情,他的怒火一下又飆了上來。「妳真的不覺得對我有虧欠嗎?」
她揉揉太陽穴。「錢的話我會還——」
「不是錢!」他怒喝。
「那是什麼?」她一臉疑惑。
「不告而別。」他揚高嗓門。「還需要我提醒妳嗎?」
她依舊沒有一絲愧色。「我留了紙條。」
他的拳頭落在桌上,滿臉怒容。「妳還敢說!為什麼不能當著我的面?」
「交往時我們約定過,只要想走隨時可以。」她提醒。
他沒有被安撫,怒火反而燒得更熾。「看來倒是我心胸狹窄了。」
她長嘆口氣,忽然覺得疲憊不已。「我不是這個意思,如果你想要我道歉,我可以道歉。」自己當初是做得太決絕了。
「都兩年了,現在道歉有用嗎?」他冷笑。
「那你到底想怎樣?」她煩躁道。「道歉不要,錢也不要……」
「我沒說不要錢,只是用另一種方式,這間店有一半是我的——」
「辦不到。」她打斷他的話。「你根本就是存心找麻煩。」
「是又怎麼樣?」他一如以往地狂妄。
見他打定主意死纏爛打,王薔瞪著他,似要把他燒出一個洞才甘心。「不要幼稚了好不好。」
「說我幼稚?妳這女人——」他憤怒地一把抓過她。
王薔沒有防備,被他扯到身前,她力持鎮定,掙扎地要推開他。「戚慕生!」
「妳知道我想過多少次把妳抓回來痛打一頓——」他咬牙切齒地瞪著她,黑眸隱著熾熱的火焰。
「放開我。」她怒目而視,白皙的臉蛋因怒火而脹得通紅,更顯嬌豔動人。
戚慕生盯著她火紅的臉,手臂緊箍著她的纖腰,感覺她玲瓏有緻的曲線貼著他,體內除了怒火外,另一團蟄伏的火也開始騷動。可惡!他咬牙,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還想要她。
兩人肢體交纏、活色生香的回憶一下湧上,戚慕生的喉頭開始發乾……
原本盛怒以對的王薔隱約察覺到不對,他看她的眼神像是……她驚訝地抽口氣,他眼神透著慾火,這色胚!
她怒目而視。「放開我。」卻不敢亂動,深怕觸動到他獸性的一面。
他沒講話,像盯著獵物般緊盯著她,忽然有個念頭……
「戚慕生——」
「我們復合吧。」他拋出腦袋迸出的念頭。
她不可置信地微張著嘴,隨即咬牙切齒地說:「你是想上床吧!」
笑容自他嘴邊蔓延開來。「當然不是。」
他詭異的笑容在她看來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你給我滾!」她厲聲道,雙手用力推他。
「我說錯什麼?」他反問。「妳不覺得自己無理取鬧嗎?」就算他想也要來個死不認帳。
「我無理——」
「我說復合妳說上床,曲解我的意思就算了,還叫我滾?」他鬆開她,一副嘲諷的表情。
她冷下聲音。「我不想跟你耍嘴皮子,你想什麼別以為我不知道。」
她自認見過不少無賴,如此令人髮指的還真沒領教過,但她又何須訝異,自認識他的那天起,他就是這副德行,只是沒想到都分手了,他還能厚顏無恥地跑來說要復合——不對,不是復合,是上床。
她深吸口氣,冷靜下來後才道:「我們分手已經兩年了,你沒想過我已經有情人了嗎?」
「我從來沒說過要跟妳分手,是妳片面決定的。」他嘲諷地揚起嘴角。「我回家的時候妳就不在了,只留了一張紙條。」他強調地說著「紙條」兩字。
「那是重點嗎?」她冷問。「我們分開兩年是事實,而且我有別的男人了,你可以滾了。」跟他說話絕不能有模糊空間,否則準會讓他牽著鼻子走。
「我要見妳說的男人。」他說道。
「憑什麼?」
「我可以憑的太多了。」他微笑。「我太瞭解妳了,妳怎麼可能有男人?」
她死瞪著他。「我行情有這麼差嗎?」她再怎麼差也比他好,他雖然長得不錯,但個性惡劣,女人緣自然差。
他輕笑。「跟行情沒關係,要我說妳現在上拍賣場,絕對很多人競標,重點是……」他傾身向前,懶洋洋地說:「只有我受得了妳的壞脾氣。」
她冷笑一聲。「我壞脾氣?是你吧。」
「好,第一名的寶座就別爭了。」他愉快地接話。「既然我們兩個脾氣都壞,就湊和著吧,不要去禍害別人。」
狗嘴吐不出象牙!王薔瞪他。「你給我滾!」
他聳聳肩。「要我滾有什麼難,但我還會再來,妳知道我的個性。」
「你不覺得你現在的行為很像變態殺人狂嗎?」已經兩年沒見識到他的猖狂與自我中心,都要忘了他的個性有多惡劣。
「妳知道我不是,不然妳現在早埋在我家的牆壁裡了。」他故意道。
她憤怒地瞇起眼睛。當初怎麼會跟這種人交往的,真的是瞎了眼。「沒必要說什麼復合,我們都知道你只是想上床。」
他挑眉。「我不是說了妳在扭曲我的意思,讓我這樣說好了——」他隨意地觸碰大理石桌上的烤盤。「我想要一台烤箱,烤盤是附贈的,可妳非要說我因為想要烤盤所以買了一台烤箱。講更白一點,如果只是為了喝牛奶,何必養頭牛?」他如果只是想要性,找個女人還不容易。
「我不想跟你玩文字遊戲。」她冷笑。「我們都心知肚明你到底想要什麼。」
「妳為什麼對復合這麼抗拒?」復合雖然是他隨口衝出的話語,但她如此抗拒,不免激起他執拗的性子。「如果我一進蛋糕店,就送上大把鮮花,深情下跪說還喜歡妳,妳就會答應?」
「你根本不可能做——」
「別管可不可能,我只是好奇做到什麼地步妳才會點頭答應。」
王薔蹙下眉頭,不懂他為什麼非得打破砂鍋問到底,但為了斷他的念頭,她決然道:「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不會答應,離開紐約的那一天,我們之間就結束了——」


以上文章出自於「不婚行不行
作者:淘淘
出版社: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ISBN:9789863286288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信道是從聽道而來> <信道是從聽道而來>
    <信道是從聽道而來>讀經「羅10:17-19」「可見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但我說,人沒有聽見嗎?誠然聽…
    xiabus 2017-07-25 18:45:00
  • 七月底 七月底
    日子過得太快一晃眼整個七月都將過去在這個夏季我剛經歷一場關於慾望的旅程走過自己的內在感覺流動的愛又安靜的將它收合輕輕埋葬…
    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 2017-07-26 08:48:00
  • 探討視頻中的真相 探討視頻中的真相
    視頻已經成為證實犯罪行為的有力證據。但這是真的嗎?這麼多令人震驚的消息來自它,當我們享受美食時,他們也為我們的眼睛提供了…
    Killed it ! 2017-07-26 08:08:00
  • 。
    前陣子想了一下,我覺得朱亞君或寶瓶或游擊,不論他們當初內心怎麼運作的(例如商業考量還是人道考量),差別就在於游擊文化最後…
    ___ 2017-07-25 23: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