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法師第二部(上卷)(二) - 樂多閱讀

無心法師第二部(上卷)(二)

第一章
一九四三年秋,上海。
無心在一座無名荒山裡度過了整個夏季,因為荒山裡人少食多。在長達三個月的時間裡,他吃了很多田鼠與蝙蝠,唯一一次遇到不幸,是睡覺的時候被野豬啃了一口。
夏季結束之後,山裡的天氣漸漸變得不適宜人居,於是他拎著一隻帆布旅行袋下了山。有車坐車,有船坐船,他稀里糊塗的到了上海。抗日戰爭打了六年,戰況很不分明,到處都不太平,倒是大都會裡更安全。在一間小小的公寓裡面,無心找到了容身之處。
一套公寓共有三間房屋,分別出租給了三位落魄的單身漢。一位是個小猶太,沒有國籍;一位是個老白俄,沒有祖國;無心作為第三位,沒有財產。
去年他也曾經掙到過一大筆款子,可是他的人生無邊無際,簡直無法計…畫經營,所以採取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活法。如今將僅有的一點餘錢交到房東手裡,他拿著鑰匙進了自己的小房間。一絲不苟的關上房門,他慢慢坐在吱嘎作響的鐵架子床上,終於是一無所有了。
房裡有個小洋爐子,爐膛裡面挺乾淨,顯然是三季沒用過了,就等著入冬。無心雖然在山裡混了許久,但是並未和現實社會脫節。戰事日益激烈,煤炭一天一個價錢,憑著他的資本,連飯都吃不上,怎會有錢買煤?
無心一想起自己的衣食住行,就恨不得鑽進地下,效仿蟒蛇冬眠。一動不動的坐在床上,他沒有呼吸也沒有表情,甚至心中都沒有心事。怔怔的望著前方白牆,他百無聊賴的消耗著無盡時光。
木雕泥塑似的從下午坐到翌日晚上,最後還是難耐的饑餓催動了他。他懶洋洋的站起身,心想單是坐著也不成,還是得行動,還是得設法過冬。
摸黑走過去打開電燈,他把一隻手舉到了小燈泡前。長久的忍饑挨餓讓他消瘦了,然而皮肉並未乾枯鬆懈,而是漸漸硬化,似乎要與骨骼融為一體。在燈光下,他單薄的手掌呈現出了蠟質的半透明。緩緩的把另一隻手也抬起來,他往牆壁上投了個手影。影子大鵬展翅,是隻雄鷹。自得其樂的笑了一下,他又雙手合作,映出了一隻模模糊糊的狗頭。
然後把手伸進懷中,他摸出了一張紙符。輕輕一拍電燈開關,他在驟然降臨的黑暗中捏住紙符兩端,「嚓」的一聲撕成兩半。一股子寒氣隨著破裂聲音竄上他的鼻端,他的小嘍囉在黑暗中幻化出了影子。
小嘍囉看起來只有八九歲大,做著白襯衫吊帶褲的小學生打扮,襯衫很白,所以顯得胸前一灘鮮血很紅,一側的耳朵脖子也是血肉模糊,永不癒合。
他叫小健,放學的路上不聽話,跑到大馬路上跳舞給保姆看,結果一輛電車剎車不及,當場把他碾死。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他也算是一奇,死後竟成了個漂泊無依的小鬼,並且結結實實魂魄不散。作惡的本事他沒有;惡作劇的主意卻是層出不窮。一個禮拜之前,他竭盡全力的搬運了一點火苗,想要去嚇無心一跳,結果反被無心當成試驗品練了手。無心花了十年時間學畫符,成績相當之差,但還是把他封在了一張紙符裡。
七天之中,無心忙著找房安身,只能忙裡偷閒的偶爾放他出來,當他是個小朋友。小健很不願意被他關押,可還是立刻就認他做了大哥,因為無心看得見他,能和他說話。自從他被電車輪子碾過之後,已經連著兩年沒人理睬他了。
將一隻血跡斑斑的小手拍向無心的大腿,小健仰起頭笑嘻嘻:「大哥哥,你有房子住了?」
小手只是一個淒慘的影子,還停留在橫死時的模樣。暢通無阻的掠過了無心的身體,只留下一抹似有似無的寒意。
無心轉身走到了小窗戶前,推開窗扇探出腦袋。窗下是一條繁華的小街,油炸臭豆腐的味道一直向上衝到三樓,衝進了他的鼻端。
小街對面矗立著一座巍峨的大廈,從無心的角度望出去,可以看到無數燈火通明的後陽臺。大廈裡面也是公寓房子,不過價值極高,非得闊人才有資本入住。有女僕站在陽臺裡面淘米擇菜,也有老爺少爺坐在陽臺上讀報喝茶。無心嗅著空氣中似有似無的飯香,忽然起了劫富濟貧的心思。
當然,憑著他的本領,去打劫肯定是不成。扭頭看了看飄在自己肩上的小健,他心中像開水冒泡似的,咕嘟咕嘟的起了壞主意。彎腰從牆角撿起前任租客留下的空酒瓶,他把酒瓶橫放在窗臺上一轉。酒瓶原地轉過幾圈之後,細長的瓶嘴向窗外定了方向。無心順著瓶嘴一瞧,正看到了一面緊挨著後陽臺的大玻璃窗,窗子沒有拉攏窗簾,可見裡面燈光輝煌,正是一戶很富足的人家。
無心點了點頭,心想:「就是它吧!」

與此同時,對面樓中享受著輝煌燈光的馬家姐弟,莫名的一起打了個冷顫。
馬家姐弟是一對龍鳳胎,當初他們的母親懷孕之時,有經驗的老媽媽看了她的形容舉止,都認定腹中該是一對雙生女。不料其中一位比較狡猾,居然在胎裡男扮女裝。馬老爺偶然靈感發作,提前為女兒們擬出了一對野心勃勃的名字。及至孩子出世,真相大白,他一時失落,索性將錯就錯;於是女嬰理直氣壯,大名叫做賽維,是要賽過英國女王維多利亞;男嬰含羞帶愧,大名叫做勝伊,是要勝過英國女王伊利莎白。
馬家在北京城中也算大戶,成員十分複雜。賽維和勝伊因為是同胞的姐弟,所以在大家庭中分外親近。時光易逝,轉眼間他們進入了青春發育的時期,雖然生活優渥、營養充足,但是同樣消瘦得如同野狗一般。賽維升入比利時女中,成績介於平凡與糟糕之間,唯一的事業是舞動著兩條細胳膊打排球,沒有男朋友,只有女朋友。而勝伊儘管體態幾乎類似豆芽,卻有一顆早熟又騷動的心靈,常年在各大女校門口徘徊。可惜憑著他小雞崽子似的風采,根本不能打動少女的芳心。以至於他在女校周邊踏破鐵鞋,不但一點羅曼史都不曾發生,反倒落下了個不甚光彩的外號,人稱馬浪蹄子。
這樣一對無人問津的姐弟,渾渾噩噩的混到中學畢業。從此無所事事,越發遊手好閒。在家裡混了一年半載,他們合謀向父親敲了一大筆錢,以探望姑母為名離開北京,跑來了上海。
此刻坐在吊燈下的羊毛地毯上,賽維正在和勝伊算帳。兩人在上海肆無忌憚的揮霍了一陣子,如今鬧起了經濟危機。賽維自認為比勝伊更有頭腦,於是想要和他分家,從此各花各的,誰先空了手,誰就回北京去。反正公寓房子是租了半年整,足夠他們住了。
賽維剪著齊耳的短髮,頭髮先前是燙過的,剪過之後還可以看到焦黃的髮梢。穿著長褲盤腿而坐,當著自家兄弟,她大模大樣的低頭數錢。馬家的孩子說起來是成長在錦繡叢中,其實一個個見錢眼開,所受競爭的激烈程度,大概一般的孤兒院也望塵莫及。雙目炯炯有神的盯著鈔票,她嘴裡一五一十的念念有詞;勝伊伸著脖子,睜大眼睛去看她快速撚動的手指。
一時數清了數目,賽維俯身拿起鉛筆,在白紙簿子上記下了一筆。記完之後她嘆了口氣:「娘在信裡說,爸爸上個月給老四買了一件銀狐斗篷。」
老四是指馬家的四小姐,和他們不是一個娘,並且十年如一日的為敵。馬老爺給四女兒花大錢,賽維和勝伊都嫉妒得眼紅,並且全忘了自己也曾向父親要過鉅款,否則怎麼可能如此舒適的跑來上海過生活?
賽維把鈔票分成兩部分,想要繼續說話,不料在她開口之前,頭頂的吊燈忽然一閃。兩人一起抬了頭,就聽上方響起了嘶嘶啦啦的電流聲音。而燈光穩定了不過幾秒鐘,隨著聲音又開始閃爍了。
賽維和勝伊全都沒有生活的常識,不知道吊燈是犯了什麼毛病,揚著腦袋就只是看。結果在短暫的黑暗之中,他們一起瞥到了屋角的小小人影!
猛然扭頭望過去,隨著電燈恢復明亮,人影卻又消失無蹤。賽維攥著一遝子鈔票,張著嘴轉向了勝伊。勝伊伸長了他的細脖子,一雙黑眼睛睜得又圓又大:「姐,我們是不是……看見了什麼?」
賽維向角落中又看一眼,角落空空蕩蕩,乾乾淨淨。
抬手揉了揉眼睛,她對勝伊問道:「我們眼花了?」
然後兩人一起點頭,承認自己的確是眼花。賽維戀戀不捨的攥著鈔票,盤算著想要從勝伊的份裡克扣一些。勝伊則是向她伸出了手:「姐,錢——」
話音未落,吊燈驟然全滅!
勝伊的手停在半路,同時就覺頭頂寒氣一閃。伴著電流的噪音,一圈燈泡此起彼伏的亮了又滅,滅了又亮。每當黑暗籠罩之時,就會有小孩子的身影在他們的視野邊緣掠過。賽維和勝伊驚聲尖叫抱作一團,一起趴倒在地。側過頭去面對了沙發四條短腿,他們猛的一抖,就見沙發下面影影綽綽的,現出了一個小孩子的下半張臉——尖尖的下巴,稚嫩的臉蛋,可惜一側面頰血肉模糊,甚至露出了蒼白的骨頭。柔軟的嘴角微微一翹,鬼臉向他們笑了。
賽維和勝伊怔了一瞬,隨即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怪叫。一盞燈泡在叫聲中自動爆裂,「啪」的一聲,碎玻璃渣四散飛濺,全落在了兩個人的短頭髮上。

午夜時分,小健穿過玻璃窗子飄回了家。無心沒有睡,正蹲在地上整理他的招牌幌子。小健圍著他轉了一圈,得意洋洋的開口笑道:「他們家裡有一個大哥哥,還有一個大姐姐,現在正哭著呢。」
無心不置可否的一挑眉毛:「嗯。」
小健又道:「他們家裡,滿地都是鈔票。」
無心抬頭看著小健,笑了一下。
小健落在了他的頭頂上:「大哥哥,我看你不大喜歡我。」
無心終於出了聲音:「你要是個人,我就喜歡你了。」
他把破舊的布幌子折疊起來,繼續說道:「我很久都沒有和人交過朋友了,真想找個活人說說話。不說話,讓我摸一下也好。等我弄到了錢,我想養一條狗。小健,你要黑狗還是白狗?」
小健聽了他的實話,心裡有一點難過,低聲說道:「花狗。」
無心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好,等我買夠了糧食和煤,就養一條小花狗。」

無心起了個大早,洗漱過後穿戴整齊。房內牆上黏著一面缺了角的玻璃鏡,他對著鏡子左照右照。陽光還沒有照進他的小房間,所以小健飄在鏡子前,也想跟著他一起照一照。然而他看了半天,鏡中就只有一個無心。
他很親暱的抱住了無心的大腿,童言無忌:「大哥哥,你看起來像隻妖怪。」
無心如今餓得皮膚蠟白,雙目凹陷,的確是帶了一點陰森森的妖氣。咬著手指向下望著小健,他恨不能把自己吃掉。小健仰臉迎著無心的目光,隨著陽光的強烈,他的影子越來越淡——畢竟只是一個小鬼,雖然莫名其妙的有點力量,但是力量終歸有限。
無心對他實在是沒什麼感情,所以不假思索的盡說實話:「唉,你要是活的該多好。如果你是活的,我可以做你的父親。」
小健也不是自願去死的,所以聽了他的話,幼小心靈一陣悲涼。而無心很惋惜的俯視著他,兩道眉毛蹙起來,是真心實意的在遺憾。
在把小健審視成一團灰撲撲的悲哀光團之後,無心夾起他那捲成一卷的布幌子,沒心沒肺的出門走了。

他所居的公寓位於三樓,夾著幌子剛剛下到二樓,無心就覺得身上寒冷,幾乎有些不能忍耐。一轉身返了回去,他決定換身衣裳。身上的一件僧袍,穿過若干年了,飄飄然的薄如蟬翼,唯一的作用是遮羞。平日扮成和尚模樣,比較適宜他求生存;不過今天他目的明確,似乎暫且拋棄僧人身分也沒關係。
掏出鑰匙開了房門,他在旅行袋裡掏出一身半新不舊的褲褂換了上,順便還在褂子口袋裡摸出了幾張零碎鈔票。再次邁步出了門,他一鼓作氣的跑下樓,在開始他的大事業之前,先在一處小攤子前買了一串臭豆腐乾。臭豆腐乾上面淋淋瀝瀝的塗了許多辣椒醬,無心一邊走一邊小心翼翼的吃,染得嘴唇舌頭都鮮紅。末了穿過小街繞過大廈,他在大廈前門所對的馬路邊上坐下了。蔑繩上面還穿著兩塊臭豆腐乾,他不忙著吃,先把自己那一面沒有骨頭的幌子攤在了身邊地上,表明自己是個算命運看風水兼降妖除魔的全才。
然後他繼續吃臭豆腐乾,吃得路人掩鼻子過。而馬家姐弟忍著臭氣,不動聲色的圍著他轉了一圈,末了遠遠的停在了他的身後。
賽維與勝伊都是一宿未睡,臉上同樣的生出了幾個紅疙瘩,兩人本來就瘦,平日舉止瀟灑,還可算作弱柳扶風;如今一切風度全沒有了,他們端著肩膀抻著脖子,像一對營養不良的烏龜,惶惶然的盯著無心的背影瞧。無心穿著單衣單褲,也是瘦極了,隔著一層衣裳,可以看到線條清晰的肩胛骨,骨頭突出來,像是一對翅膀的遺跡。
勝伊用胳膊肘一杵賽維,觸到了賽維的肋骨:「姐,妳看見沒有?他說自己會捉鬼。」
賽維潦草的裹了一件薄薄的皮夾克,抬手摸了摸臉上的痘子:「看是看見了,不過他怎麼一副慘相,像個要飯的叫花子?」
勝伊輕聲說道:「高人都是深藏不露的。」
賽維不以為然的搖頭,感覺對方太年輕了,就算深藏不露,也得有的藏才行。依著她的主意,她打算去向姑母求援。姑母是個老太太,必定能有主意;不過老太太又太熱心了,一旦招惹上,就不能輕易甩脫,他們十七八歲,耐不下性子和老太太打交道。
勝伊又問:「姐,到底要不要他?不要就走吧,我快被臭豆腐熏死了。」
賽維想走,可是在她邁步之前,遠方的無心忽然回頭望向了他們。他的面孔很白,眉眼很黑,嘴唇很紅,臉上還蹭了一抹辣椒醬。面無表情的嚥下最後一口臭豆腐乾,他背對著初升的朝陽與喧囂的大路,向馬家姐弟招了招手。
勝伊是個有意見沒主意的人,一胳膊肘又杵向了賽維的肋下:「姐,妳看,他叫我們過去呢!」
賽維不能確定,迎著無心的目光,她抬手一指自己。無心點了點頭,隨即向她微笑了。
無心今天收拾得挺乾淨,雖然臉上有辣椒醬,但依然可以歸到美男子一類。賽維見他的笑容頗為動人,兩隻腳便鬧了自治,自動的開始前進。勝伊連忙跟了上,口中一路嘀嘀咕咕:「我就說試試他,妳還不聽。妳看他就在樓下坐著,不試白不試。如果他是個混飯吃的騙子,隨便花兩個錢把他打發了就是,也不麻煩。對不對?妳就非得去找姑母,姑母是能輕易找的嗎?老太太一來精神,誰能打發得了?」
賽維根本沒理他。邁著細腿一路快走,像隻急性子的鷺鷥,三步兩步就停在了無心面前。勝伊追逐而來,和賽維成夾攻之勢,把無心圍在了中間。無心坐井觀天似的抬起了頭,直接說道:「我有句話想對二位講,可又不知當講不當講。」
賽維舔了舔乾燥的嘴唇,正在醞釀答案,不料勝伊開口就道:「講吧!我們聽著呢!」
無心微笑說道:「我看二位印堂發黑、一臉晦氣,是個噩運當頭的表現。」
勝伊一拍大腿:「哎呀,噩極了呀!」然後他抬頭去看賽維:「姐,姐,妳聽見沒?我就說他靠譜,妳還不信。」
賽維平時難得能遇到美男子,即便美男子是個坐路邊吃臭豆腐乾的疑似叫花子,也讓她生出了一點小小的心思,極力想要顯出一點內秀。然而勝伊聒噪不止,讓她憋了滿腔的內涵不得釋放。心煩意亂的掃了勝伊一眼,她不置可否的繼續沉默。
勝伊蹲到了無心的面前,興致勃勃的繼續問:「那你再瞧瞧,我們是走了什麼噩運?」
無心幾乎從他們身上嗅到了小健的味道,所以胸有成竹的笑道:「大概是府上不乾淨吧?」
勝伊幾乎大驚失色了,抬手去拍賽維的小腿:「姐,姐,真神了啊!」然後他又問無心:「你髒不髒?要是沒有蝨子跳蚤的話,我就帶你到我們家裡去一趟。你把鬼給我們除了,我們必定重謝你!」
無心捲起布幌子夾到腋下,然後站起來對著馬家姐弟說道:「我不髒,絕對沒有蝨子跳蚤。」
為了拉住兩位主顧,他還特地對著勝伊拉了拉衣袖扯了扯衣領,讓他看自己的手臂和脖子。勝伊當即詢問賽維:「姐,他算衛生吧?」
賽維被勝伊吵得頭疼,所以不假思索的答道:「嗯,還挺白的。」
話一出口,她後了悔,因為感覺自己格調太低。半晌沒說話,甫一開口,就是失言。

無心隨著馬家姐弟走入大廈,乘坐電梯上了六層。公寓房子裡面有個女僕,每天早來早走,負責灑掃烹飪,只在後陽臺和廚房徘徊,等閒不肯輕易露面。光天化日之下,自然不會鬧鬼;所以三言兩語的交談過後,無心應邀在客廳坐下,等待天黑。
吊燈的碎燈泡被卸下來了,沙發上面的碎玻璃渣也被清掃乾淨了,羊毛地毯一時不好辦,索性撤了下去。勝伊把無心當成了救世主,手舞足蹈的向他講述自己的驚魂夜,無心喝著熱橘子水傾聽。不知道勝伊早起吃了什麼,口鼻中熱烘烘的呼出甜酸氣;賽維坐在一旁,每隔一分鐘就換一個姿勢,也是一刻都不安靜。無心處在包圍之中,感覺很快樂,於是就一直笑咪咪,自稱是個孤獨的和尚,因為寺廟毀於戰火,所以才一路流浪漂泊。
賽維對於他的身分沒有興趣,因為無論他是僧人還是神棍,和她都不是一個階級,牽扯不到姻緣。不過畢竟他是個男子,自己是個姑娘;人總有個要好的心思,她自知不很美,所以格外想要利用智慧一鳴驚人,給對方留下個驚鴻一瞥的印象。問題是她的智慧也很有限,真是要了命了!


以上文章出自於「無心法師第二部(上卷)
作者:尼羅
出版社:知翎文化
ISBN:9789869408219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外籍醫院看護品質 外籍醫院看護品質
    經營看護中心時間過的真快,一轉眼間,從事中台灣看護中心已有15年多,資歷雖不久但所看護服務之個案足以讓我成長許多。居家看…
    alsk6099 2018-08-17 15:34:00
  • 感恩 感恩
    在大賣場排我後的先生結帳時看我大包小包不只一次表示要幫忙我然而我只是拚命拒絕嘴上一逕說著毫無溫度的感謝此刻回想已不記得他…
    2018-08-17 15:34:00
  • 新家落成 新家落成
    終於換新家了!不太知道怎麼備份,所以以前在痞客幫的舊文章會用手動的方式陸續移過來喔
    aiuola 2018-08-15 01:11:00
  • <祈求神的紀念> <祈求神的紀念>
    <祈求神的紀念>讀經「哀5:1-1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我們所遭遇的事,觀看我們所受的凌辱…&helli…
    xiabus 2018-08-17 15:3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