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之有道(1)(二)

第一章 意外穿越了
由美國飛往T市的飛機,因燃油洩露而引發起火爆炸。
爆炸的那一瞬間,聶瑞妤清楚的記得,自己被一股無法形容的巨大力量彈出了已經被炸開的機艙外。
耳邊傳來同機客人尖銳的喊叫聲和哭泣聲,可是在一連串爆炸所引起的巨大火焰中,那些嘶叫聲卻顯得空洞而又微不足道。
身體向下墜落的那一刻,聶瑞妤茫然的睜著雙眼,毫無意識的看著那架載滿乘客的客機在火光之中慢慢化成零落的碎片。
呼嘯的風聲刺激得她耳膜生疼,就連臉頰上的皮膚也在巨大的壓力之下而變了原有的形狀。
眼前所有的景色都被一片刺眼而煞白的光芒所取代,當她試著想要睜開眼,去享受這瀕臨死亡的快感時,耳邊隱約傳來小孩子的叫鬧聲。
妳這個蠢丫頭不要…命了是不是?居然敢踩死本少爺的大頭蟋蟀,看本少爺今天不剝了妳的皮,抽了妳的筋。來人哪,還不把她按倒,給本少爺往死裡打!
囂張的命令隱約出自一個小孩子之口。
聶瑞妤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睜開雙眼,就看到一個古香古色且修葺奢華的院子裡,一群穿著長布褂子的少年,在一個七、八歲左右大小的男孩的命令下直奔自己這邊迎了過來。
當聶瑞妤意識到她腦海中這個自己所指的就是她本人的時候,忍不住被嚇得向後倒退幾步。
這才發現,自己那原本一七零的身材,不知何時竟縮小了好幾倍。就連那幾個本應該比自己矮了好幾個頭之多的小孩子,此刻在她眼中也成了巨人的代表。
未等她從這種震驚和迷茫中回過神,那幾個身壯如牛的少年便直沖到她面前,很是不客氣的將她一頭推倒在地。
聶瑞妤重心不穩的向後倒退了幾步,由於身量過輕,加上她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搞得有些不知所措。
身體失去支撐點,這使得她整個人向後一仰,後腦著地發生劇烈的撞擊,那刺骨的痛意竟讓她再一次陷入了無盡的黑暗。
眼前的畫面很是混亂,一會兒是飛機爆發產生巨大的氣流,將她彈出機窗外。
緊接著畫面一跳,她發現自己回到了古代社會,那精緻典雅的亭臺樓閣無不散發著千年曆史前的絕色古跡。
婷兒,妳聽得到娘在同妳講話嗎?
婷兒,妳可千萬不要有事,妳若是有什麼三長兩短,娘也不想活了……
溫柔又略顯悲傷的聲音在聶瑞妤耳邊盤旋不去。
殘留在腦海中的畫面被這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聲音打得支離破碎,睜開眼的時候,才發現那些淩亂的畫面,不過就是一場夢。
她長長噓了一口氣,緊繃的心情慢慢放鬆了幾分。
原來,那場恐怖的飛機爆炸事件,只不過就是一場驚心動魄的夢境。
她就說自己沒那麼短命,怎麼可能會在保險係數極低的飛機上丟掉自己的性命。
心有餘悸的同時,她伸手在額間抹了一把受驚後的冷汗。
抬手的瞬間,她驚訝的發現,那一向被她引以為傲的修長玉手,不知何時,竟變成了……
啊!
聶瑞妤驚聲尖叫,就像被雷電擊到一般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她攤開手掌,翻來覆去的打量著眼前這雙……比嬰兒大不了多少的小手,這……這還是她的手嗎?
婷兒,好孩子,妳終於醒了。
在聶瑞妤還沒搞清狀況的情況下時,她突然覺得身子一緊,整個人竟被抱進了一具溫暖且又帶著幾許香氣的懷抱中。
她驚呼出聲,這才發現那一向被她熟悉的嗓音,竟然被一個五、六歲大小女孩的聲音所取代。
只聽那將她緊緊抱在懷中的女子心有餘悸道:娘還以為妳這次必是活不成了,感謝老天爺保佑,沒讓娘白髮人送黑髮人,如果妳真有什麼三長兩短,為娘怕是也活不下去了……
在聶瑞妤完全處於一頭霧水的情況下,就聽抱著自己的女子吧啦吧啦獨自說個不停。
等一下……
終於忍無可忍的聶瑞妤費了好大一番力氣終於擺脫對方的懷抱,這才發現,眼前的女子也就二十三、四歲的年紀。
只見她面容白晳,五官端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內還凝聚著幾分淚意。
最讓聶瑞妤心驚的是,這個女人穿了一襲淡紫色的碎花長裙,外罩淡色沙衣,樣式古樸,漆黑的長髮高高挽於頭頂,頭上還插著幾根銀制的首飾。
橫看豎看,對方都像極了從古畫中走出來的人物。
雖不是貌美傾城,但眉宇間所散發出來的溫柔和恬靜,卻讓她的心裡產生了一種本能的信任和依賴。
只是等一下這三個字才剛剛說出口,就見眼前這女子突然露出極度震驚的表情,她一把抓住自己的雙臂,驚呼道:婷兒,妳……妳會講話了?
聶瑞妤只覺得自己的雙臂被對方抓得生疼,忍不住道:我會講話很奇怪嗎?
稚嫩的聲音再一次從自己的口中破喉而出,就見對面的女人又驚又喜道:天哪,婷兒,妳居然真的會講話了……
說著,她忙不迭的放開自己,一頭撲跪在地,雙手合什,對著窗外道:感謝老天,感謝佛祖,感謝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
沒等她嘰哩哇啦感謝完各路神仙,忍無可忍的聶瑞妤便踩著踉蹌的腳步直奔屋子裡的梳粧檯前。
不……這不是真的!
出生在二十一世紀,從小接受高等教育,在父母親的呵護下一路活到二十三歲,並且因為智商過高,在美國哈佛大學拿下了三個碩士學位的聶瑞妤,看到銅鏡中出現的那張只有四、五歲大小的女孩兒的面孔時,她終於抑制不住的尖叫出聲。
她是無神論者,從小就相信科學,就算媒體曾數次公佈世間存在著人類所無法解釋的靈異事件,在她眼中看來,那些也只不過就是媒體為了吸引大眾眼球,而故意捏造出來的假像而已。
可此時此刻,面對銅鏡裡這個比奶娃娃大不了多少的小女孩,聶瑞妤震驚了。
她這是在做夢嗎?
想到這裡,她突然抬手,用力狠狠掐了自己一下,尖銳的疼痛牽扯著她的感觀。
這並非是夢,而是真實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靈異事件。
記得自己所乘坐的由美國飛往T市的飛機在返航途中,因燃油洩漏而發生爆炸,這是否意味著,她已經在那場空難中死掉了?
如果她死了,那麼眼前這個出現在銅鏡中,並且一舉一動都能被她的意識所控制的小女孩又是誰?
難道說,她重生了?
當這個答案猛然闖進聶瑞妤的腦海中時,她終於承受不住這一連串可怕的打擊,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昏死了過去。
聶瑞妤很駝鳥的想在無盡的黑暗中迷失自己。
她拒絕相信飛機失事,也拒絕相信自己的肉身已經在空難中變成屍體,更是拒絕相信,她的靈魂,在陰差陽錯之下來到了這個原本並不屬於她的年代。
可睜開雙眼之後,所有的事實告訴她,她所逃避的一切,的確已經真真實實的發生在她的身上了。
她以為自己昏迷了很久,可事實上,她暈過去連兩分鐘都不到,就被那個自稱是她老媽的女人,在聲嘶力竭的哭喊中,重新拉回了這該死的現實世界。
見她睜開眼,哭得梨花帶淚的女子緊緊抓著她的手,哽咽道:婷兒,妳哪裡不舒服?是不是頭疼得厲害?
經對方這一提醒,聶瑞妤果然感覺到自己的後腦勺隱隱作痛。
剛剛大概是太過震驚於發生在她身上的這起靈異事件,所以忽略身體其他地方給她所帶來的疼痛。
如今再次睜眼,才感覺到後腦的某個地方不但疼得厲害,伸手一摸,才意識到那裡已經腫了起來。
模模糊糊的記憶中,隱約記得有一群少年,在一個比她沒大幾歲的小男孩的命令下,竟將她狠狠推倒。
想到這裡,她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對著那個不停哽咽的女子說道:我記得有人把我推倒了,就是那個人害得我頭部受了創傷。
對方聽到這話,臉上露出幾分複雜的神色。
只見她伸出柔軟的右手,在聶瑞妤的頭上輕輕摸了幾下,另一隻手還用繡得十分精緻的帕子,給自己擦拭著眼底的淚水。
好孩子,現在已經沒事了,娘在這裡,不會有人再來欺負妳。說著,她眼淚又悄然落了下來,並帶著幾分歉意道:都怪娘沒本事,保護不了妳,才害得妳被二少爺欺負。
二少爺是誰?眼前這個口口聲聲自稱自己是她娘的女子很是驚訝的抬起頭道:妳不知道二少爺是誰?
說著,又急忙道:唉!娘怎麼就忘了,自從妳出生之後到現在整整五年,期間一句話都沒講過。大夫說娘在懷妳的時候,因為身子骨差,為保性命喝了湯藥,不想那湯藥的藥性過於猛烈,竟險些讓妳胎死腹中。


以上文章出自於「庶之有道(1)
作者:元寶兒
出版社:信昌
ISBN: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除了約拿的神跡外> <除了約拿的神跡外>
    <除了約拿的神跡外>讀經「太12:38-45」「當時,有幾個文士和法利賽人對耶穌說:'夫子,我們願意你顯個神跡給我們看'…
    xiabus 2019-02-16 23:05:00
  • 該注意沒注意 該注意沒注意
    寶貝的泌尿道感染又更嚴重了,工作多到想做完再去上廁所,換來的是,又開始尿尿會痛,寶貝絕對是笨蛋,剛剛有拼命的灌水,希望把…
    kaoly 2019-02-17 15:50:00
  • 「平凡」 「平凡」
    喜歡,你的傻笑,那般純真自然。喜歡,你說著日常,願你也過的平凡。喜歡,你無拘無束,在某一刻自由。喜歡,你沒有負擔,開心享…
    elaine_lin 2019-02-15 03: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