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神水魅(二) - 樂多閱讀

山神水魅(二)

獵殺巴拉卡
泰國人稱鬥魚為巴拉卡(Plakad)。古老的泰國人飼養鬥魚時,為了讓鬥魚更勇猛凶悍,戰無不克,而流傳著這樣一則幾近咒語的古老經文。經文的出處已不可考,但據說鬥魚反覆聽了經文後雙眼能與主人對峙、凝望,最終人魚合而為一,達致超然物外的境界。經文音譯如下:
Na Kad Tang Ga Ka Chana.
Toa Khar Mee Kham Lang Dank Phra Ya Pla Nai Maha Samut.
Su Gu Yo Grade Kaw Manee Hum Haw Toa Ka Dank Krax Phet.
Pu Ta Ka Ge, Keow Kaw Tank See …Duj Tree Phet.
Hanuman Ma Aa Au Pla Dai Mar Ron Raan Vinas Santi.

譯成中文大約是如此:
噢!你是真正的戰士,最卓越的戰士;
你是強大威猛的英雄,是河域魚族之王;
你水晶流動的鱗堅硬如鑽石鑄造的盔甲;
四副利齒尖銳如矛槍。
啊!你是偉大的魚,沒有誰可以打敗你,你是真正的毀滅者!
我握著這張寫滿泰文的小紙條,在每一次的訓練中都會唸個數遍,如果世上真有靈犀一點通這回事,我就相信反覆對著鬥魚唸著咒文,在潛移默化的念力感應下,鬥魚一定能感受得到經文自我口中吐出如薄紗流瀉,把牠們層層纏繞至快要窒息的困頓爾後血液貫穿所有經脈的蛻變過程!也許這是長久以來被鬥魚族所遺忘的經文,在一個偶然的機緣下出土,被我發現並釋放了鬥魚被桎梏已久的能量枷鎖。
投入戰役的鬥魚,註定要傷痕累累,因此都得背馭著必勝的決心。
小鎮陰涼通風的大樹下是最理想的鬥魚地方。空曠的樹蔭下,招徠四方貴人,因此隨時都會有路人甲路人乙,停了腳踏車就圍聚過來。因為目標小,不容易觀看,常常是一堆人疊著羅漢,把鬥魚擂臺辛苦的包住;也有鬥魚的場地是選在咖啡店的,屆時的情況是全部人或坐或蹲或踮高在太師椅上,像長頸鹿伸長了脖子,恨不得能把頭顱丟到瓶罐前霸個好風水。鬧哄哄的咖啡店,只有一桌擠滿了賭徒,其他位子則空蕩蕩。
為了避免在運送過程中我的黑將軍受到干擾,我事先用黑布把玻璃瓶包住,直到抵達目的地,妥善安置牠為止。今次的對手來自泰國純種短尾巴拉卡,魚主直接從泰國高價引進,有著完美的扇型紅藍相間的尾鰭,腹鰭背鰭的鰭翼完整無損,顯然是初次出征,因此顯露出初生之犢的囂張衝動。當我移開中間的隔紙皮,兩隻鬥魚便磨拳擦掌,好像隔世冤仇見面分外眼紅,欲置對方於死地而頻頻撞擊著玻璃,如擂鼓咚咚咚催發激越的鬥志。
圍觀群眾目不轉睛的壓低了身子依據自己的眼光凝睇、打量、判斷。體型、活力、凶勁等都是他們考慮的因素。黑將軍沉著、穩重的性格與莽撞的巴拉卡形成了對比:一剛一柔、一放一斂、一動一靜。兩隻截然不同風格的鬥魚讓外圍的賭注活絡了起來,耳語紛紛。不一會兒工夫,雙方魚主的數百元賭注,已經無法同外圍逾千的高額賭金相比擬了。也許是黑將軍身上的破鰭與沉潛的性格不引人注意,多數外圍的買家都把錢押在巴拉卡身上。雖然我對富有戰役經驗的黑將軍深具信心,但情勢所趨,難免讓我的信念有些動搖,彷彿抱定牠突圍的,僅有我一人而已。
黑將軍此次出征,對我而言有著象徵性意義,那將是牠生命中的最後一役。前面數次彪炳的戰績,折傷了牠的內力,六個月的年齡對投身戰役的鬥魚而言已是英雄遲暮。然或許是牠體內特殊的基因作祟,讓牠的表現一直在同類中拔尖,戰鬥力指數持續飆高,因此便讓我決定為牠延續後代。雖然此役的輸贏無損於牠被選作為繁衍的終極目標,但戰鬥的過程與結果充滿了變數與風險,有時戰歿沙場、有時負傷重創、有時身殘體缺,到最後即使成功衛冕,拖著一副殘身縱然有後宮佳麗三千也無福消受,甚至喪命在雌魚的懷裡也說不定。
兩隻鬥魚陸續被倒入第三者的瓶裡,小小的漩渦讓牠們瞥見了彼此卻又不能自拔的繞著圈。當漩渦轉弱,巴拉卡如脫韁的野馬奮力的撲過去,在黑將軍的身體迅速的咬了一口,力道不重但也「篤」了一聲,觀眾的身體同時間抽搐了一下,握緊拳頭齊聲叫好!黑將軍如夢初醒擺了一個身備戰,掀開的鰓蓋像厚盾、腹鰭下垂如雙劍揮掃、怒張的背鰭尾翼搧動如盔甲,儼然一個全副武裝的鬥士,挪移、撩撥、搧動。牠們在水裡互噬、齧咬,激起小小的漩渦。間中浮水換氣,瞬間又潛入水中拚鬥,一來一往,玻璃容器裡濺出水花,清脆結實的攻擊聲一波一波敲打著觀眾緊繃的心鼓,所有搏鬥的戰術如防守、前攻、側擊、拖延、偷襲等都派上用場,讓人目不暇給。
巴拉卡如猛虎出籠,攻勢凌厲,向黑將軍出招,招招中的,原本已破損的魚鰭更加劇破相。場外一陣歡呼,彷彿痛飲勝利的狂歡。鬥魚好比泰拳,拳拳到肉,記記傷身,赤裸裸就兩副肉身貼近相互搏擊。黑將軍沉著應戰,不虛耗體力,選擇往巴拉卡身上脆弱的地方諸如鰓蓋、腹部攻擊,好像那兒都清楚的畫上了圈圈,每次出擊都能準確的、輕易的打中目標。也只有打鬥經驗豐富的鬥魚才知道,這些部分才是魚體的元氣精神所在,一旦有所破損,能量如沙漏漸漸流失,便是重創。反而鰭翼等部位,面積大卻脆弱,但牠就像壁虎的斷尾,有再生的能力,甚至連顏色都能恢復至八成。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黑將軍與巴拉卡的體力不斷的消耗,頻頻浮水換氣。一眼望去,黑將軍的金屬魚鱗如雪花飄落、腹鰭被巴拉卡撕裂甚至被牠吞進魚肚裡,損傷的尾翼揮動如濟公的破蒲扇;而巴拉卡受創的鰓蓋如被戮穿的盾,沁泌出如髮絲細微的血跡,裊裊的散逸在水裡,蕩漾一陣後復又淡化不見了,然而瓶裡的水卻漸漸苦澀了。圍觀的群眾緊繃著神經,眼光片刻也沒離開過玻璃瓶。不時有剛到的路人不明就理,頻頻左右探問戰情如何,誰輸誰贏?然而沉迷在賭局的人聞若未聞,一顆心浮浮沉沉在小小的瓶裡,誰也沒工夫答腔。三個小時過去,持續的搏鬥讓兩隻鬥魚的身體像被風化的岩柱,身上的部位不停的在凋零墜落:彩色鱗片、鰭翼、鰓蓋碎片、皮肉……,看得人心驚膽顫,神情著了魔咒久久不能脫身。
一來一往間,黑將軍換了一個位置,改變戰略轉守為攻,一轉身便是狠狠的一擊,巴拉卡未察覺,引頭一接,叩的一聲自玻璃瓶傳來!全場嘩的一陣此起彼落叫囂,不安的躁動著。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黑將軍的利嘴恰恰與巴拉卡的利嘴卯上了,兩張嘴像接吻一樣牙齒緊密的嵌合在一起,難分難解,像一隻無頭雙尾魚辛苦的在擺動,又像摔角選手膠黏翻轉在一起,水裡的漩渦亂了頻率,時而逆轉時而順向。黑將軍體力明顯更勝一籌,直直把巴拉卡舉起,圍觀的群眾又是一陣驚呼:「不要!不要!」有人因長久蹲踞雙腿麻痺而想調整姿勢,一站起來便又失去重心癱軟倒壓在人群裡,引起一眾厭惡的叱責聲,推推擠擠的把那人給推出了人群外;有人不勝內心緊張煩躁而汗流涔涔。
鬥魚雙嘴啣合,往往把戰情推向無聲的高潮。憋在水裡不能換氣、無法閃避,此時考驗的是雙方在體竭缺氧的惡環境下的韌力與耐力,也是鬥魚把生命推向瀕臨死亡的邊緣。群眾屏住呼吸,彷彿沉入水中快要窒息。巴拉卡體力處於下風,一直想擺脫黑將軍的死纏。然而黑將軍不肯罷休,好像天生長了巨肺,胸腔有源源不絕的氧氣供應,硬咬著巴拉卡的利嘴絲毫不鬆口。巴拉卡在水裡掙扎著,身體扭曲成痛苦的S字,接著力道愈來愈弱,S字的弧度變小,最後硬成了直線,像停止了呼吸跡象的生命線,讓人無限唏噓!此刻的巴拉卡,像一個玩具般被黑將軍啣在口裡拋來甩去,最後黑將軍鬆開了嘴,游向水面,仰頭在水面換氣,稍作休息。
大多數圍觀群眾的心,跟隨著巴拉卡的魚體緩緩下沉,開始有人懊惱的對著瓶裡的巴拉卡吶喊:「起來!再打!起來!」而巴拉卡沉到了瓶底之後便再也沒有浮起來,牠已缺氧休克陣亡!黑將軍再度游入瓶底,巡視了巴拉卡的魚體一遍,便又驕傲的游到瓶中央,光榮的接受周遭的歡呼。剎那間,心底拂掠過一絲絲的不忍,真想對黑將軍說,其實在戰鬥的過程中我也曾想要牠放棄,保留一具身軀的完整而不需賠上性命,因為戰場上沒有所謂打不敗的英雄,然而牠可以選擇嗎?牠會選擇嗎?那是我為牠劃定的戰域,用無形之手主宰著牠生存與死亡命運的結局。原來勝利的感覺是那麼短暫,一顆心平靜下來之後回頭想,能讓黑將軍活著並回到屬於牠熟悉的玻璃瓶,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之後的兩個星期,我都在忙碌的為黑將軍療傷,用碘水消炎,以海鹽摻水殺菌。每天補充牠的營養讓體力盡快恢復。種種跡象顯示,每一隻從戰役歸來的魚,生命其實像沙漏開始在倒數,何況牠已經為我數次征伐 ,因此為牠進行配種是當下刻不容緩的一件事。
我選了數隻純種黑色系短尾抱卵的雌魚,牠們都具備厚實的體型基礎與溫柔的母性,輪流置放在黑將軍玻璃的左右兩側,然後慢慢觀察雄魚與雌魚的神情變化。從過去累積得來的經驗,雄魚與雌魚不是天生就能配對,除了要合眼緣,更要兩情相悅。否則強行把牠們置入水槽裡,無疑錯讓悲劇發生。因此如何減低雙方在交配過程中的損傷程度,是我戰戰兢兢猶如行走在鋼索上的心事。鬥魚的天性有難以理喻的暗區,從牠們生命的開始到結束,總是被「鬥」的殘暴因子綿延貫穿,這是宿命的安排,黥刺著炫麗條紋的背後,是無可選擇的在鋒利的刀口上游弋。即便是雌魚,在雄魚面前也不會踉蹌膽怯,篤篤篤的對著玻璃瓶猛衝,幹架的強烈意願與雄魚不遑多讓。縱使到了交配期,也都是彼此真槍實彈相鬥數回才能順利完成。從來沒有任何物種像鬥魚那樣,須帶著一身被彼此利齒噬傷的軀體繁衍下一代,悲壯中行進,新生與死亡如此甜蜜卻又危險的摻糅在一起,如歡愉的歌聲裡唱出了血的苦澀。
兩天後黑將軍顯然對其中一隻雌魚產生了興趣,開始砌築泡泡。而雌魚也釋出了善意,褪了顏色,撂下戾氣,身體浮現數道明顯的老虎斑紋。此時我把黑將軍移入放了布袋蓮的水槽裡,雌魚則裝在上下皆被鏤空的透明塑膠罐中,一併放入水槽中。雖然黑將軍從不曾悠遊於河域,但充分仿造大自然氛圍的交配槽裝飾,可以讓牠安心的照顧幼魚,從而提高幼魚的存活率。
黑將軍適應了環境後開始忙碌的重新砌築泡泡巢,接著釋出雌魚,雙方在水裡追逐,一半是調情,一半也還是鬥魚的凶性作祟。雌魚慌張的逃竄,有時不勝連番襲擊,甚至躍上布袋蓮的葉面上藏匿保命。到最後黑將軍卸下了戾氣之後,雌魚才敢緩緩的游近。雙雙游到泡泡巢底下,雌魚翻轉身體,黑將軍游擱在上面然後像瑜伽柔軟的身體緊緊將牠裹住,雌魚陸續排出魚卵,黑將軍適時釋出精液。受精後的魚卵就像雪花般飄下,黑將軍與雌魚鬆開彼此身體後開始往下把魚卵一顆一顆的啣在嘴裡,然後才把牠們固定在先前築好的泡泡上,交配的過程持續三個多小時,產卵數百。交配結束,我迅速的將雌魚撈起,由黑將軍負責照料。新築的泡泡就好比嬰兒的保溫箱與搖籃,兼具供應氧氣與保護的功能,一顆泡泡包住一顆卵,一個生命在細微的宮殿裡孕育。
幼魚孵育後的第八天,我從孵育槽裡移開黑將軍時牠已經很衰弱了,像一艘破船,重心不穩的懸宕在水面,相信之前那場與巴拉卡的戰役讓牠的元氣回復不過來。
我把牠放在個別的玻璃瓶裡,多數的時候牠都是浮在水面上不停的換氣,動作遲緩的像個耄耋老人掀開鰓蓋,將一口空氣重重的吞進肺部,若是能讀得懂牠的表情,我想應該是離痛苦相去不遠吧!我凝視著牠、撩撥牠、設法激怒牠,牠都回以冷漠與無奈的眼神,一派的雲淡風輕。此刻牠在想什麼呢?牠在等待些什麼呢?那些美好的過去、光榮的戰役,難道就像南柯一夢,輕盈得沒有一絲重量?當初叱吒四方,沉穩凶戾的黑將軍,是同一隻嗎?接著下來的兩天,牠都靜靜的浮著,像孤立在某一個我無法解釋的時空中,凝固在液態的時間河流裡。牠頹餒癟軟的沒有食慾,彷彿身體某處的疼痛讓牠覺得連泅泳都失去了意義。也就從那一天起,雖然黑將軍還活著,但從牠的眼神流露出來的,盡是死亡的魅影幢幢。
爾後二個星期,每次我蹲踞在灶口,對著黑將軍空蕩蕩的玻璃瓶怔忡發呆。黯黑深沉彷彿不見底,迷離渙散中映見一雙凌厲的眼睛,從瓶後直直穿透我,那一剎那彷如兩塊金屬片相撞的鏗鏘巨響讓我的心當下駭然觳觫,神情冷凝不禁的想:靜水流深,生命在渺渺的空間裡若是再循環一次,黑將軍是在還是不在?那雙在暗中凝睇著我的雙眼,究竟是黑將軍徘徊不走,還是我捨不得離開?難道是另一個我看不見的自己,無法超脫死亡對我如此震撼卻對牠們又如此輕易?
坑口的深處彷彿銜接著另一個世界,一個山川河嶽海市蜃樓的夢幻國土,黑將軍鑽進瓶後闃黯的無有之鄉,頭也不回的化作流螢搖擺尾鰭游遁無蹤,徒留一瓶水的銀光汛起。
多年以後,浮宕的疑問降落成心底的答案:鬥魚從生命的誕生,誅戮到死亡,只不過是在瓶裡浮沉游弋,用牠的一生證明,戰鬥其實有另一種意義。捨棄了凶殘,卸下了戾氣,生命自然默爾調息著平衡,我又何苦銜著無法攫獲永恆的心,屈蹲幽冥的暗室,久久不能採光?


以上文章出自於「山神水魅
作者:許裕全
出版社:松鼠文化有限公司
ISBN:9789869433204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黄金何其失光!> <黄金何其失光!>
    <黃金何其失光!>讀經「哀4:1-10」「黃金何其失光!純金何其變色!聖所的石頭倒在各市口上。錫安寶貴的眾子好比精金,現…
    xiabus 2018-08-15 16:4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