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教條:電影官方小說(二)

數世紀以來,聖殿騎士團不斷尋找傳說中的伊甸蘋果。
他們相信,伊甸蘋果不只代表著人類首次反抗權威,更是左右自由意志的關鍵。
假如他們找到這件歷史遺物並解開其中的祕密,便有能力掌控人類思想。
然而,名為刺客兄弟會的組織挺身而出,致力阻擋聖殿騎士團……
序曲
西班牙安達魯西亞
一四九一年
金黃火焰染遍蒼穹,照耀之處皆閃閃發亮──巍峨高山的岩石表面、山下蔓延的城市,以及摩爾人堡壘的紅磚瓦。城堡的露天庭院裡同樣燃起烈火,不讓暮色專美於前。
老鷹在狂風中呼嘯,趁金光被更冷淡的淺紫夜色取代之前趕往休息處。在下方庭院裡,操作熔鐵爐和打造刀劍的人絲毫沒有留意老鷹、風或天色。
這些人的臉籠罩在陰影中,被他們工作時…穿戴的兜帽遮住──他們磨利新劍,灌注熔化的金屬來鑄劍,並把火紅的鋼鐵敲打成聽話的銀灰金屬。沒人說話,四下只聞勞動時的刮擦聲和鏗鏘聲。
堡壘門外站著一個人,高大、身材均勻,一身線條好看的結實肌肉。這人既嚴肅又不耐煩;他雖然也戴著兜帽,卻跟庭院裡的人沒有真正的關聯。
至少還沒。
這是他與生俱來的權利──這部分無可否認。他的父母曾是兄弟會成員,如今他也要宣誓捨命效忠這個組織。在他還只是個孩子時,他的雙親藉由遊戲或探險教導他如何戰鬥、躲藏和飛簷走壁。
他那時太小又太純真,不懂這些課程背後的殘酷現實。等他年紀大一點後,雙親就告訴他他們是誰,又是替哪個組織效力。他自己的命運掌握在別人手中?他不喜歡這個概念,也不太願意追隨雙親的腳步。
結果這令他們一家付出慘痛代價。
敵人嗅出了他們的行蹤。
他們想必觀察了他父母的作息和習性。古老的死敵有如獵食動物,在他的雙親所屬的兄弟姊妹之中單獨盯上了他們,接著以壓倒性的數目撲來。
這淵源已久的宿敵殺了兩人。
他們並非在光明磊落的公平決鬥中下手;不,此一宿敵不幹這種事。此一宿敵在他的雙親腳下擺滿木柴,在木柴跟他們身上澆滿油,接著放火,讓群眾當著這恐怖景象歡呼。
他父母遭擒時他不在場。從那時起他就一直納悶到現在──假如他在場,他有機會力挽狂瀾嗎?姍姍來遲的兄弟會成員對他保證,他不可能扭轉局勢,除非他受過訓練。
那群謀殺犯不但絲毫不曾掩飾所作所為,還大肆吹噓他們逮到了「異教徒」。領軍攻擊的男人名叫奧何達,身材高大、胸膛比桶子更粗,兩眼已足夠冷酷,內心更是冰冷無情。托馬斯‧德‧托爾克馬達修士 譴責並燒死阿基拉的家人時,奧何達就站在那個怪物身邊。
他來不及救他們。但他還來得及救自己。
兄弟會起先拒阿基拉於門外,質疑他的動機。但瑪莉亞看出他要的不只是復仇。她看穿他的強烈悲痛,以及出於本能和衝動的怒火,見到底下那個男人身懷潛力,不僅滿足於向謀害家人的兇手復仇。
她曉得這位男人知道,世上除了他愛的人,有其他事物同樣重要──比如兄弟會。這些事物能存在得比任何人更久,並傳承給後續世代。
傳承給刺客的子孫──例如他。
所以他接受了訓練。有些很容易,他也感激父母用這種「遊戲」養大他;有些則更難,使他留下了疤痕,作為他反應太慢、不專心或單純過度疲累的證明。
他學到自己家族的歷史,以及驅策他家人的勇氣,後者在外人眼中想必跟瘋狂的有勇無謀沒兩樣。但那些人的脈搏可沒法像兄弟會成員那樣加速。
而這在一切當中,還有瑪莉亞。
她笑起來快如風,出劍更是快如閃電,每道呼吸都宛如強勁的敲擊。她在他疲憊不堪時逼他加把勁,在他成功時讚美他,如今更成了他的家人,代替他遇害的雙親,將他推到他父母會希望他站上的位置。
他甩開白日夢。幾個帶著兜帽的身影走向大門,招手要阿基拉跟上。他沉默地遵從,走向開闊空間,外表裝出一派鎮靜,但心跳期盼地加快。吟誦聲傳進他耳裡:「Laa shay』a waqi』un moutlaq bale koulon moumkine(無物為真,諸行皆可)。」
其他照著兜帽的人影在庭院中央的方桌邊大致站成一圈。站在盡頭的是新門徒們十分熟悉的宗師班乃狄托;阿基拉曾跟著這人訓練和作戰。班乃狄托生性和藹,經常大笑,永遠不吝讚美他人,但此刻在桌上的燭光和牆上火炬檯的搖曳光線照耀下,那張臉顯得嚴肅無比。
當初正是班乃狄托和瑪莉亞伸出援手,安撫這位痛失雙親的年輕人。班乃狄托沒有假裝他能取代這位傷痛兒子被奪走的父親,但仍竭盡所能地彌補。宗師贏得了在場所有人的敬意──包括這位新門徒。
班乃狄托對在場眾人開口,嗓音渾厚有力。
「西班牙法庭終於要把西班牙交給聖殿騎士團了。蘇丹穆罕默德 跟他的人馬仍守住了格拉納達,但若王子──他的兒子──被俘,他就會交出城市和伊甸蘋果。」
在場帶有刺青和裝飾、許多還帶著疤的臉龐,多半維持面無表情,但阿基拉感覺眾人聽了消息後都緊繃起來。班乃狄托環顧他們,似乎對眼前的景象很滿意。
他的目光最後對上新門徒。時候到了。
「阿基拉‧德‧納哈,你是否願意發誓,在爭取自由的戰役中捍衛我們的兄弟會?你是否願意協助人類抵抗聖殿騎士團的暴政,保存其自由意志?」
阿基拉毫不猶豫地回答:「我願意。」
班乃狄托語氣強烈地接話:
「要是伊甸蘋果落入聖殿騎士團手中,他們就會毀掉擋路的一切,包括抗議和異議……以及我們自主思考的權利。對我發誓,你願意犧牲自己跟所有人的性命,讓自由意志不被他們染指。」
阿基拉隱約覺得這不是標準儀式;在這種危機時刻,班乃狄托似乎想要確保沒有任何疑慮空間存在,並希望新門徒完全理解宗師可能要他做什麼。
但阿基拉並未遲疑。「我願意,宗師。」
宗師的棕眼打量著阿基拉的雙眼,接著點點頭。他走到阿基拉身邊,拉起較年輕男子的右手──手上已經纏了繃帶,好應付接下來必須進行的犧牲──並有點粗魯地按到一塊經過雕刻加工、鑲著金屬的木頭上。
木塊上也覆著其他顏色更深的裝飾:舊鐵鏽般的污痕。
班乃狄托小心把阿基拉的手擺好,接著較年長的男人將一根兩齒器具放在年輕人的無名指上。阿基拉曉得儘管他努力壓抑,宗師仍感覺得到他很緊張。
「吾等的性命不值一文,」班乃狄托提醒他,盯著他的雙眼。「伊甸蘋果才至關重要。鷹之魂會眷顧未來。」
他的父母在身後留下了熾烈的愛,還有阿基拉如今滿心想追尋的歷史。他們也留下了他。他本以為自己將孤老終身,但再過片刻就不會了。不久後他將擁有一個龐大的家庭──他將成為兄弟會的一員。
班乃狄托把裝置壓下去,斬斷了那根指頭。
痛楚椎心刺骨,但阿基拉鐵了心不叫出聲,也別下意識抽開手。鮮血湧出,繃帶同時飢渴地吸進更多血液,迅速沾染浸溼。他深深吸氣,生存直覺與他受訓時被灌輸的紀律相互拔河。
刀鋒磨得銳利萬分,他對自己說。傷口乾淨俐落。它會癒合。
我也會癒合。
瑪莉亞走向他,遞過一隻以金屬和皮革打造的護腕。阿基拉小心地把它套上前臂,並在傷口刮到護腕邊緣時咬牙忍耐。他不肯看向斷指,只看著瑪莉亞,望著那對漆黑眼影環繞的溫暖藍綠色雙眸。她的額頭、下巴與雙眼底下都有刺青,令她的美貌錦上添花。
瑪莉亞起初像個姊妹般幫忙他,但隨著時間過去,這個身分成長了許多。他熟悉她的一切,她的笑聲、氣味,以及她躺在他懷裡入睡時的輕輕鼻息。他曉得她大腿的曲線,知道她的雙臂有多麼強韌,因為她曾玩鬧地把他壓在牆上、提供熾熱雙脣作為獎賞。
但此時毫無嬉鬧之意。瑪莉亞對他而言具有很多意義;但他也很清楚,要是他在這邊犯錯,瑪莉亞會率先出劍刺穿他的喉嚨。
她最重要的身分是刺客。她最緊密的關係則是屬於刺客教條。
他很快也會如此。
她甜美、有力的嗓音吐出儀式字句:「當他人盲目追尋真實,切記──」
「──無物為真。」其餘人齊聲說道。
「當他人受道德及法律束縛,切記──」
「──諸行皆可。」
阿基拉繼續和瑪莉亞對望片刻,接著手腕一翻,這是他們教導過的技巧。他手臂下方的袖劍完整彈出,發出響亮的金屬聲,彷彿很高興能獲得自由,劍刃穿過無名指斬斷後的空缺之處 。
阿基拉開口,嗓音顫抖,充滿劇烈情感。「我們於黑暗中行事,為光明效力。」
他吸口氣。
「我們是──刺客。」
在眾人頭頂迴盪著一聲鷹鳴,彷彿鷹之魂感到了喜悅。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主耶穌的再來> <主耶穌的再來>
    <主耶穌的再來>讀經「啓19:11-16」「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
    xiabus 2018-12-13 17:28:00
  • 搬屋工人節能烹飪用具 搬屋工人節能烹飪用具
    搬屋工人今年的消費者電子產品展(CES)推出了大量的neato智能廚房用具,配有觸摸屏,嗡嗡作響的WI-FI,並且承諾即…
    skymoon02220 2018-12-12 15:44:00
  • 失望 失望
    怨自己每每總說累了卻還是忍耐著已經沒有了快樂和感覺堅持的到底是?我的人生為何總是為別人而活?勇敢的轉身不是很好的選擇?那…
    meow73 2018-12-12 23:18:00
  • Skymart 與寵物一起搬家 Skymart 與寵物一起搬家
    Skymart希望幫助您輕鬆攜帶寵物入住!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收集了與寵物一起移動的四大預算友好提示。1)打電話給福利讓一位…
    sakurafever 2018-12-13 11:43:00
  • BLOG即將搬家 BLOG即將搬家
    各位朋友,樂天通知將要關閉這個BLOG平台了 我會另尋BLOG網站移放這些點點滴滴的紀錄與回憶, 確認新家位置後再通知各…
    .春野.居. 2018-12-15 00:33:00
  • 搬屋工人包裝和搬運古董 搬屋工人包裝和搬運古董
    搬屋工人收拾貴重物品可能會讓人頭疼,特別是當你處理不可替代的古董時。在移動的卡車上顛簸可能會損壞未正確包裝的舊物品。當你…
    vickyyim10 2018-12-12 15:4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