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童戰爭(02):米粉X獅子X好機車(二) - 樂多閱讀

孩童戰爭(02):米粉X獅子X好機車(二)

「我去找電瓶水的時候,聽到安德魯大聲說什麼需要電線、焊槍、絕緣膠帶……然後就聽到有人一把抓住他,大聲問他是不是竹科那邊的人。」
「竹科那邊的人是什麼意思?」林雨婷問。
「……他們好像把安德魯誤會成那些開電磁炮貨車的人了。我聽到有人說,新竹工業園區裡可能有些外國主管、外國工程師,他們以為安德魯是那些外國人的小孩,跟開貨車的人是一夥的。」熊小琪解釋。
「妳不是超強跆拳道高手嗎?怎麼不去救安德魯?」蔡英俊指責熊小琪。
「他們有五、六個人,每個都拿刀、拿球棒哩!其中一個還把西瓜刀放在安德魯脖子上,你說我要怎麼去救安德魯啊?」熊小琪瞪著蔡英俊說。
「我們得想辦法救安德魯。」林雨婷望著陽臺下方的街道說。
…「怎麼救?那些人已經跑不見了──」蔡英俊說。
林雨婷指著鋪著一層枯乾浮萍和生長雜草的馬路說:「馬路上因為夏天颱風積水長了很多浮萍,現在都乾掉了,那些機車通過的時候,車輪就在馬路上留下痕跡,我們只要順著痕跡追蹤就可以了。」
「但他們有機車……」蔡英俊搔了搔頭。
我拍了蔡英俊的頭,然後激動的說:「我們無論如何都要把安德魯救回來,他們有機車,我們就開車去追他們,把這裡鬧得天翻地覆吧!」
「我們哪來的車?」蔡英俊問。
「你以為只有安德魯會撬開車門嗎?我們在清海中學的時候,我也和安德魯弄了兩輛汽車來駕駛過哩!」我對蔡英俊說:「安德魯教過我換汽車的電瓶。」
「蔡英俊,你和我一起幫小琪和興國收拾裝備。」林雨婷的目光,從蔡英俊身上移到我和熊小琪這邊,「你和小琪先下樓想辦法發動一輛車子。」
「興國是哪位啊?」蔡英俊裝傻說。
「你這傢伙──欠扁啊!」我搥了蔡英俊的肩膀。
「啊,是老大你喔──」
不過我沒來得及再和蔡英俊囉唆,我得盡快爭取時間才行。
我拉了一塊床單,然後跟著熊小琪往樓下跑。
安德魯是我的摯友,我絕對不能沒有他!
在苗栗那一次看見安德魯被槍頂著頭的時候,我都快呼吸不過來了。
那時候,我寧可被手槍頂的人是我而不是安德魯。
此刻我強壓下所有湧上心頭的複雜情緒,邁開腳步往樓下跑。
我得找一輛路邊的汽車追上對方。
距離上次和安德魯一起研究拆解汽車,已經是一年以前的事了,我不像安德魯那樣,什麼學問或機器很快就能上手,所以沒什麼自信,能夠讓五年多沒發動的車子重新啟動。
不過現在也得拚命去做了。
「興國哥哥,你拿床單要做什麼?」熊小琪一邊跑,一邊好奇地瞥著我手中雪白的床單。
當、當然是要當作布包用的。
我對熊小琪說:「妳等一下帶我去那家五金賣場,妳拿個五、六罐電瓶水,用這床單包起來,有力氣的話,再搬一個汽車用蓄電池。」
熊小琪接過床單,用力地點頭。
我們跑到了那家五金賣場,我搜颳了一大堆用得上的維修工具,然後也抱著一大捆繩子,跑到停在路邊的一輛車子旁。我特別選擇日產車,因為安德魯說過,他從前看過網路上的影片,那一個品牌的車子經過戰爭、車禍,還被丟到泥巴裡測試,結果還能夠發動,可說是從前中東戰爭時,深受大家喜愛的耐用車款。
既然耐用,應該就不容易壞吧?
我先用鐵鎚敲破了車窗玻璃,打開車門,在儀錶板下摸索電線發動汽車,這些都是安德魯教過我的,那小子,我相信他如果被丟到野外,就是野外求生專家;丟在研究所,就會變成科學家;丟到NASA,就會變成太空人。他什麼都會,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我嘗試了發動汽車幾次,很好,電瓶果然沒電了。
熊小琪這個時候抱著蓄電池和電瓶水奔跑過來,我打開引擎蓋,哇啊,都是蜘蛛網和灰塵,蜘蛛在這邊結網到底要抓什麼東西啊?
我粗魯地撥開蜘蛛網,要熊小琪把白床單拿來,隨便擦拭一下引擎蓋下面那些機器。
呼,平常這種事都是安德魯在做的。
現在安德魯不在,只好讓我試試第一次維修功力──
我很快轉開接頭生鏽的蓄電池,啊,連接蓄電池的鋼架也生鏽了,我是不是選了一輛爛車啊!
我想大飯店地下停車場應該有賓士、BMW什麼的,選那種車會不會更好一點?
不過這個時候沒有時間讓我挑三撿四的了,我一邊換蓄電池,一邊提醒熊小琪幫忙檢查汽車水箱的水。
水箱內的水都已經揮發掉了。這個時候,林雨婷和蔡英俊也拖著五個人的背包跑出來,「灌溉」汽車水箱的工作自然交給蔡英俊。
不知道加礦泉水可不可以?
不過,反正我們這輛車也沒打算開多遠。
在熊小琪幫忙把電瓶水灌進新的蓄電池裡頭的同時,我又清理了一下空氣濾網,黑油什麼的暫時不必檢查了,要把這輛車維修到理想狀態,先別說我有沒有這種技術,等真的完全弄好,天都黑了。
只是牽動引擎的橡膠皮條有點讓我不放心,看起來好像有個地方快斷掉了。呃,不管了,應該不會爆炸才對。
我再次發動汽車,嗚哇,還是不行……怎麼辦?
內心拚命祈禱,又試了一次,哇啊啊啊啊,前面傳來了有如天籟的引擎運轉聲。
「蔡英俊,把引擎蓋關上,上車。」我跳上駕駛座,朝著前面的人大喊。
「啊?怎麼關引擎蓋啊?」蔡英俊說。
「笨蛋,我來……啊!」熊小琪伸手想摸被鐵竿撐起來的引擎蓋,但以她的身高有些勉強。
林雨婷幫忙放下了引擎蓋,然後要大家把背包丟上車。
「老大,開行李箱!」蔡英俊拖著兩人份的大背包說。
我拉起行李箱蓋,他們幾個人先把行李箱裡頭的雜物往外扔,才把背包丟進去,再重新蓋上了車廂。
「好了!衝吧!霹靂鳳凰號!」最後一個上車的蔡英俊吼道。
憑什麼讓你命名了?
不過現在可不是和蔡英俊抬槓的時候了。坐在副駕駛座的林雨婷,把頭探出車窗外,觀察那些在廢棄車輛中穿梭的機車留下來的痕跡──
「往前,繼續往前走!」她喊著,然後轉頭望向熊小琪和蔡英俊,「如果遇到狗,盡量別開槍,節省子彈。」
「啊,子彈就是要用的啊……俄國小說家契訶夫說,故事裡頭如果有槍,就一定要發射出去不可!」蔡英俊嚷嚷著。
「那是什麼意思?」熊小琪問。
「就是說……嗯,舉例來說,妳能想像電玩主角揹著一把大劍,結果一直到破關為止,那個主角都像妳一樣,用腳踢人、用小刀戳人嗎?那樣的話,揹著那把大劍就是沒用的設定了,簡直就像笨蛋一樣。所有已經存在的物品,都必須有它的價值和意義。」蔡英俊努力地思索,然後下了結論:「所以有劍就要拔出來揮,有槍就要發射子彈,有罐頭就要吃。」
「你在說啥啊?我不相信你看過啥契訶夫寫的書,他寫過什麼?」
「寫過……嗯,像《我妹妹超級可愛》、《學長老是偷偷窺我心事還打我的魔法校園傳說》還有《我就是命中註定當第三十八代金髮騎士啦!》之類的書。」
「你亂說!」熊小琪無情地指責。
「好啦……是安德魯上文學課時說的,安德魯一定知道他寫過啥書。」
蔡英俊又提到安德魯,不知為何,這讓我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我深呼吸一口氣,緊握住方向盤,目光直盯著前方,我們這輛車撞開了好幾輛停放在路中間的車子,有一大群野狗從四面八方追出來,狗吠聲不絕於耳。
林雨婷幾乎整個人都坐在車窗上,凝視前方機車留下來的痕跡,「繼續往前走,要上前面的高架橋。」
林雨婷一邊拿著雨傘打狗,一邊拿著望遠鏡往前看去。我實在很擔心她在顛簸的路況中摔下去。
不過,更糟糕的是,我們上了高架橋後沒多久,咳咳,車子拋錨了。
一大群野狗圍了上來,幸好這當中沒有「阿魔級巨犬」。
啊,這也是我們在沿路上很少找車來開的原因,不是遇到車陣礙路,就是半路拋錨。不過看了儀錶板上的里程數,這輛「霹靂鳳凰號」至少也走了五公里遠──
啊,什麼霹靂鳳凰號啊!那是蔡英俊胡說的。
「小琪,開槍把那些狗趕走!」林雨婷轉頭對熊小琪說。
如果野狗群中沒有阿魔,我們又立刻要轉移陣地的話,開槍是最簡單的方法,連續幾槍就可以把所有的狗嚇跑。
但槍聲也可能會引來那種阿魔級巨犬的好奇。
而面對那種巨犬,即使我們打光了一個M16步槍的彈匣,也不一定可以殺死牠,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別惹牠……呃,安德魯發現用超音波驅狗器也可能是好方法,但我們現在沒有那種東西。
熊小琪朝車門外吠叫的最響亮的幾隻野狗開槍,一連開了四槍,那些吠叫聲頓時萎靡了下來,僅剩幾隻狗發出了委屈的哀嚎聲。
那些狗還真是欺善怕惡──
接著,熊小琪學林雨婷那樣坐在車窗上,用手大力拍了下車頂,砰的一聲,那些沒中槍的野狗夾著尾巴一溜煙地逃走了。
「……好了,各位來新竹觀光遊覽的旅客,休息站已經到了,請把握時間購買土產和上廁所,這間休息站有名的特產是新竹貢丸和米粉,現炒的米粉又香又好吃,吃得喜歡的話,記得多買幾包回去,報導遊蔡英俊的名字,都可以打九折優惠唷!」蔡英俊打開車門,皮鞋踩在路面上,優雅地撥了撥頭髮。
熊小琪則悶不吭聲地用槍托砸向蔡英俊的肚子。
「哎唷,痛痛痛……妳、妳沒有聽說過嗎?有人考試或參加跆拳道升級檢定時,因為太緊張,所以表現不好耶!我是在幫大家放鬆心情耶!」蔡英俊理直氣壯地說。
蔡英俊不知道去哪聽說,熊小琪第一次跆拳道升級檢定的事。
熊小琪說她那時是年紀最小的檢定者,差點忘了應該做什麼檢定動作,幸好她當時的教練偷偷提醒她。
「別吵了,把背包帶著。蔡英俊,你幫忙拿安德魯的裝備!」林雨婷指揮著大家說道:「我們繼續往前走,他們那群人好像從右邊下了高架橋。」
「啊,為什麼要我拿安德魯的裝備?」蔡英俊朝著林雨婷抱怨:「~~可愛小仙女,妳沒有小琪那麼狠心吧!」
「誰、誰是小仙女來著?」林雨婷把頭撇向一邊,漲紅了臉說:「因為你最弱,為了確保戰力,只好讓你打雜。」
熊小琪毫不客氣地大笑起來。
「欸,老大~~怎麼這樣!?」蔡英俊的目光轉向我。
雖然我也想幫忙拿一點安德魯的東西,可是為了確定林雨婷的領隊地位,而且我一心著急安德魯的情況,只好完全狠下心不理會蔡英俊的哀嚎。

沿著爬滿藤蔓的路面下交流道,兩旁是高聳的米黃色隔音牆,隔音牆的金屬板已經被雨水淋出紅褐色的鐵鏽──我們是從高速公路上被阿魔們追殺,然後五個人陸續翻過高速公路隔音牆,抵達新竹市區的。
不過現在少了一個人,雖然那是個帥到欠扁的傢伙,但卻是我從兩、三歲就認識的摯友,我們一起經歷過很多事。
他幫我寫作業,教我數學,分我吃那種在美式賣場買的大塊乳酪,也借我很多書和玩具。
在「X日」後,如果沒有那個金髮的傢伙,我和我弟……還有其他人大概很難生活下去。
安德魯強迫我和他去附近的大學圖書館搬書。
我們因此遇到了熊小琪。
而安德魯那傢伙努力讀書,把書本的知識轉化成智慧交給我們,我們才懂得在清海中學裡安裝太陽能板、發電機,才懂得如何堆肥,如何依照時序進行農耕。
安德魯也在清海中學裡設計了良好的管理制度。
他讓居住在學校裡的個孩子都能夠認識字,而且都能夠為了活下去而各進所能。
在半年前。我對安德魯說:
「安德魯,我們乾脆放下權力,跟林雨婷一起去臺北晃晃怎麼樣?我們也不能永遠在這裡當褓母還是嘮嘮叨叨的老頭。再說,也許其他人可以比我們做得更好。」
其實我知道,不會有人做得比安德魯更好的。
但這金髮的傢伙什麼也沒想就綻出燦爛耀眼的笑容說:
「好啊,你去哪,我就跟你去哪。」
是我把安德魯從舒適的清海中學帶出來的,想起他那時候的笑容,我就又開始難過起來。
我有義務把他找回來!

我們快步走下了交流道後,看到有幾隻小狗在高架橋下方、長滿雜草的停車場中覓食。
「前面這條路通往火車站。」步行來過這裡的林雨婷,指著我們左邊的鐵路說:「之前,我和我的人就是在這條馬路的西邊遇到機車搶匪。」
我看了一下眼前這條馬路,可以看見柏油路上那一層乾涸泥巴和枯草上,有凌亂的輪胎痕跡,這附近或者這條馬路,應該是那些人經常出沒的地方。也就是說,我們已經非常靠近抓走安德魯的那些人了。
「哇,機車搶匪哩!他們都幾歲啊?這麼專業,他們會維修機車嗎?」蔡英俊忍不住發問。
「年紀當然跟我們差不多!」林雨婷掃過蔡英俊一眼,很無奈蔡英俊會問這種笨問題。
「如果機車經常騎的話,電瓶就不會沒電,就算不保養,大概撐個五年沒有問題……」我想起了我二姑姑,我二姑姑從來不保養她那輛從同事那兒買來的二手機車,後照鏡掉了,機油燈亮了,煞車皮磨光了,煞車壞了,方向燈壞了,大燈壞了……嗯,總之,她很自豪十年來那輛機車只換過火星塞,一樣可以騎去上下班。
我們走下了平面道路,遠遠的就聽見西邊有機車疾駛的聲音,那些傢伙怎麼都不怕被狗追啊──難道他們都知道「超音波驅狗器」的功用嗎?
我們謹慎地朝西邊走,不過很快地就聽到機車發出咆哮的噪音,由遠而近地傳來。
「先躲起來!」林雨婷下了指示。
我們幾個人揹著大背包快步往騎樓下跑,但因為蔡英俊實在跑得太慢了,有個傢伙注意到我們,按了喇叭大喊:「欸,這裡有人啦!這裡啦!」
十幾輛機車立刻像聞到血腥的鯊魚似的,從四周巷子和路口竄出,朝著我們包圍過來。
「你們是竹科的?」一個像破鑼嗓子的聲音朝我們吼道。
什麼竹科的?
我還沒決定以後長大要不要當電子公司的血汗工程師哩!
不過從現在這種情況看來,我長大之後也不需要煩惱這種事情。
「是啊!我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我是宇宙晶片科技公司總經理兼研發處處長……也兼品管部部長,另外我還兼了東亞地區事業處總裁。這是我的名片……」
根本拿不出名片的蔡英俊還沒說完,對方就面無表情地點燃了一包裝得鼓鼓的透明塑膠袋,然後朝我們扔過來。
「哇,魔法師……老大,是火球術!」
蔡英俊,你、你這傢伙,可不可以不要搞笑了?
那明明是汽油彈!!
對方好幾個機車騎士都點燃了手中裝滿汽油的塑膠袋。
我舉起弓箭,正準備拚命先射死他們幾個,但這時林雨婷指著左邊圍牆大喊:「那邊!往那邊跑!」
怎麼……呃?又要爬牆了嗎?
左邊不知道是什麼國小的矮圍牆,雖然圍牆上豎起了三公尺高的鐵網──
誰、誰誰誰可以一下子爬過三、四公尺高的圍牆啊?
嗯,林雨婷的意思,其實是從那國小生鏽且爬滿枯萎藤蔓的校門爬進去。
怎麼樣的領隊,就有什麼樣的隊伍風格。
我們來到新竹以後,就一直在爬牆,林雨婷的領隊風格轉變了嗎?變成「跨欄、田徑」還是體操選手特訓班嗎?
我可不喜歡。
我比較喜歡那種健行、輕鬆、高端的旅行團風格──最好是去瑞士賞雪、日本賞櫻那種……
不過也沒得抱怨了,我接過蔡英俊手中的安德魯那一大包行李,跟在他們後面往那國小校園奔跑,汽油彈不斷在我們身後路面綻放出燦爛的火花,有兩、三枚甚至從我身邊擦過。
在我們都順利通過校門的同時,又一枚汽油彈砸中校門,把校門上攀爬的枯黃藤蔓都點燃了,熊熊大火反而讓那些傢伙不敢隨便靠近。
林雨婷站在網球場旁邊朝我們揮揮手,「走這邊!我們先躲在圍牆後面。」林雨婷帶著我們低伏在矮圍牆後面,穿過這國小的網球場、操場,和看起來像幼稚園或低年級遊憩設施的地方。
「奇怪,他們為什麼要攻擊我們?」蔡英俊忍不住邊跑邊問。
「一定是看你不順眼!」熊小琪說。
「……他問你是不是竹科的,大概他們跟我們之前遇到的那群駕駛電磁炮貨車的人不合,結果你胡亂說些什麼!」我忍不住嘆氣。
「不過,我們是跟蹤那些抓走安德魯的人到這附近來,所以,他們那群人很可能就是抓走安德魯的人。」林雨婷停下腳步,把頭稍微探出圍牆,偷偷看著馬路上來來去去的機車,一邊分析說道。
「嘿,不愧是我們冰雪聰明的妖精仙子隊長!分析得真好。」蔡英俊讚美的說。
「什、什麼妖精仙子?」林雨婷鼓起了紅通通的臉頰,皺起了雙眉斥責蔡英俊。
「蔡英俊,你別胡扯!還不都是你害的,你只要老實說我們不是竹科的,不就好了嗎?」熊小琪舉起拳頭,朝著蔡英俊那一頭黑色捲毛頭髮砸下去。
「哎呀!反正……他們抓走安德魯,我們遲早要跟他們嗆聲嘛!唬唬他們也挺好的。」
「一點都不好。現在怎麼辦?」熊小琪看著我和林雨婷。
林雨婷則朝我眨了眨眼睛。
「他們可能會追進學校來,我們得趕快離開學校,找其他地方躲起來,弄清楚他們到底有多少人,據點在哪裡。」我想了一會說。
「嗯。」林雨婷點點頭,輕輕吐了口氣。
蔡英俊則又補了一句:「不過得感謝他們,在十二月的寒冬中逼我們運動,還送我們溫暖的火焰。」
「你乾脆跳到火裡去算了!」
熊小琪不滿的說。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孩童戰爭02》中!


以上文章出自於「孩童戰爭(02):米粉X獅子X好機車
作者:楊寒
出版社:長鴻出版社(小說)
ISBN:9789575169978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the life on surface the life on surface
    再一次深刻的覺得美好的照片背後不見得有美好的故事 雖然一直對於可以好好地拍出照片上傳分享自己生活的朋友非常敬佩,也覺得…
    jimmyblack 2018-08-16 15:34:00
  • <神就是愛> <神就是愛>
    <神就是愛>讀經「約壹4:14-16」「父差子作世人的救主……。神愛我們的心,我們也知道、也…
    xiabus 2018-08-14 2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