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遊戲(春&夏推理事件簿)(五)

水準的雙簧管演奏者在去年底加入了我們管樂社。她國中時代曾以二十三人的陣容在普門館出賽,以小搏大得到銀牌,擁有出眾實力。
她的入社帶給我們勇氣,決定將期待已久的雙簧管加入編制之中,嘗試正式演出形式的合奏。樂曲則是由草壁老師改編成由少人數演奏,幫我們寫成樂譜。
斜眼望著鼓足幹勁的眾人,我獨自陷入複雜的心境。從高中才開始學長笛的我,會不會扯大家的後腿?這讓我感到不安。或許有人會覺得我未免太晚才想到這個問題,但我不希望因為我一個人而讓成島失望。
所以我想拜託草壁老師幫我上集中的個人課程,連我自己都覺得這是個好主意。草壁老師曾是優秀到能接獲來自國外的留學邀請的指揮,再加上相當熟悉樂器知識與吹對喔,我都忘了老師有強大的人際網路。老師幫我跟經營長笛教室的朋友談妥,以一萬圓的破盤學費進行限期一個月的課程,而且那一萬圓也由社費幫我負擔我沒得抱怨。接著春太從老師手中接過通話中的手機,以幾乎噴出口水的氣勢說:
「我們是認真以普門館為目標,所以請您用嚴格的課程指導她!」
這是他的第三句話。靜靜掛斷電話的春太看起來很滿足地對我露出一口白牙。偷跑是不對的喔,春太的目光如此訴說。
當然,草壁老師離開音樂教室後,我踹了春太一腳。
哼。
結束了今天也同樣嚴格的課程,我沉浸在「比起吹笛子,是不是吹啤酒瓶還比較適合我」的自虐心情中,一邊踏上歸途。
到了禮拜六的五點半,商店街的拱廊街道上滿是購物後準備回家的親子檔,我也跟許多約完會要回家的國高中生情侶擦身而過,不禁覺得自己有一點點寂寞。甜甜圈咖啡廳「蜜蜂咖啡廳」傳來剛炸好的甜甜圈與肉桂的好聞香氣。我忘記這份寂寥,朝店內張望。回想起這個月的零用錢已經見底,又轉身離開。肚子好餓,晚飯是什麼呢?我在心裡嘀咕,不久在這句話快要搭上旋律變成歌的時候,我走到有寒風等著我的拱廊街外頭。
穿過兒童公園,走到看得見市民會館建築的地方時,我猛然停下腳步。
因為我看到戲劇社社員在市民會館的玄關跟貨車之間來來往往。靈活扛起比自己身體更大的薄木板或照明器材的模樣,與工蟻拚命搬運食物的景象十分相似。
「喂──那個要放在這裡、這裡。」
嗯?這個聲音
春太不知為何夾雜在戲劇社社員之間。他急急忙忙地跑來跑去,又跳上貨車載貨台,「嘿咻」一聲接下戲服箱。
「啊,討厭,重得手都要斷了。」
咦?這個聲音是
是成島。她那頭及腰長髮在背後紮成一束,穿著體育課用的針織運動套裝搬運紙箱。
我以為這兩人在練習結束後就馬上回家了,他們現在是在做什麼?我馬上決定躲在一旁的住商混合大樓的陰暗處觀察狀況。戲劇社之前也接連舉辦了文化祭公演跟聖誕節公演,照理說這陣子都不會有公演活動。搬完東西的眾人都搖搖晃晃,踩著疲憊不堪的步伐消失在市民會館的玄關。
我很在意,於是尾隨在後。
自動門打開,我被舒適的空調暖氣包圍。雖然沒有郊外的文化會館那麼大,但這裡有多功能表演廳、會議室跟研習室。我猜大家八成是在小表演廳,於是往裡面走,路上看到有個男學生獨自坐在長椅上。
穿著制服的他將牛角扣大衣抱在腿上。我在戲劇社的公演還有社辦偶爾對喔,我都忘了老師有強大的人際網路。老師幫我跟經營長笛教室的朋友談妥,以一萬圓的破盤學費進行限期一個月的課程,而且那一萬圓也由社費幫我負擔……我沒得抱怨。接著春太從老師手中接過通話中的手機,以幾乎噴出口水的氣勢說:


以上文章出自於「退出遊戲(春&夏推理事件簿)
作者:初野晴
出版社:獨步文化
ISBN:9789865651282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2018/11/15 2018/11/15
    62.8 每天吃消夜竟然都沒胖感覺真是棒極了 只能說以前都吃錯了@@ 好吧這真是一個奧秘 神啊謝謝你 想來吃一個東…
    soulsearching 2018-11-15 11:5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