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毛探親再記:島內島外趴趴走(三)

、道台吳大廷尋求解決之道,但後者出示「查台地生番,穴處猱居,不隸版圖,為王化所不及,更無煩合眾國兵力相幫辦理」照會,辯稱對「生番地區」沒有直接管轄權,無力干預;李仙得只好自行到南灣,想和部落頭目溝通,希能避免往後類似慘劇發生,但龜仔甪社拒絕他登岸。

排灣族勇挫美國艦隊
還未得到華府訓令前,李仙得即力促美駐亞洲艦隊司令柏爾少將(Henry H. Bell)率遠征軍赴台查明真相。於是哈特佛號(Hartford)、懷俄明號(Wyoming)兩艦開往南灣,6月13日上午9點至9時半間,由旗艦艦長博可納上校(Flag-Captain Belknap, 後升任美駐清日艦隊司令)率領登陸龜仔甪社海岸,總、道台吳大廷尋求解決之道,但後者出示「查台地生番,穴處猱居,不隸版圖,為王化所不及,…更無煩合眾國兵力相幫辦理」照會,辯稱對「生番地區」沒有直接管轄權,無力干預;李仙得只好自行到南灣,想和部落頭目溝通,希能避免往後類似慘劇發生,但龜仔甪社拒絕他登岸。
…令)率領登陸龜仔甪社海岸,總兵力共181人;好事的「台灣通」必麒麟(William Pickering)受邀擔任嚮導,也隨隊。
密林、酷熱、暗槍,使水兵飽受折磨。下午2點,麥肯吉少校(A. S. Mackenzie)中彈陣亡,下午4點美軍被迫撤回船上,晚間9點離開南灣。柏爾在檢討報告明確指出:唯一永久確保該區及附近水域安全的方法為「將原住民由海岸地帶驅離,並由一個強而有力的盟國進駐該地。因為該島名義上屬於大清帝國,應要求清廷承擔責任。」
7月30日,李仙得再度請柏爾派砲船,以強迫台灣官府善盡「管教」原住民的義務;遭柏爾婉拒。李仙得不得已跑到福州興師問罪,總督吳棠不勝其煩,指派義勇兵號(Volunteer)供他使用。9月6日李仙得在法國人寶內(Joseph Bernare)陪同下抵達台灣府,翌晨會見吳道台、劉鎮台,宣稱要全程參與、親自見證總督答應的征伐行動。雖然鎮、道一再藉口拖延,但李仙得威脅將向福州打報告,使劉、吳無奈照辦。

李仙得探險恆春半島
李仙得此次探險記,係1867年11月8日呈給美國公使的報告,現存美國國家檔案局─USNA: CD, Amoy, M-100, R-3(括號內文字係筆者的考據、加註):

〔9月〕10日早上從台灣府出發,我們在隊伍中間位置。 知府〔葉宗元〕很慷慨的提供交通工具給我、寶內、通事〔吳世忠〕, 以及一、二名僕役乘坐,並載運行李、糧食。更榮耀的是,還有8名衛隊走在我前面,在我滯台期間一直隨侍在側〔;轎夫、衛兵待遇不佳,我看可憐,就自掏腰包打點他們〕。 離開台灣府,順著十分窄小的路前進,但對技術純熟的轎夫而言,還是夠大的了。〔10日夜宿阿公店(高雄市岡山區); 〕隔(11)日抵達埤頭(Pitou or Pithau, 鳳山區),一個7,000人的大城,劉〔明燈〕總兵(General Lew)在此舉行閱兵。然而卻毫無進兵的跡象,於是我拜訪將軍要個說辭。他藉口離開府城,道台只給區區〔番銀〕5,000兩,實在不夠;不過答應假如軍餉遲不撥足,會想法自行籌湊。求我相信他熱盼執行總督命令的心意,要是有所拖延,該負責的是道台,不能算在他頭上。我不禁再度懷疑總督的智慧,為何將遠征重任交託給這個能力欠佳、卻野心勃勃的人。我認為他完全瞭解總督所下達一定要有我在場、儘速執行的命令,最後他同意無論如何,14日一定出發。
14日早上,道台那裡尚無回音,我們還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