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救贖(2):迷途(五)

把運動衫當成毛毯蓋在身上,深吸一口秋天的空氣,讓自己和冰冷的草地融為一體。
「那是第六顆。」我隔了好一會兒才開口。
「嗯。」丹尼爾附和。
「噢!你看到那顆了嗎?」我指著天空中一顆格外耀眼的星星。星星在劃過天際後消失在夜空中。
「看到了,好漂亮。」丹尼爾柔聲說。
我看向他。他側躺著,兩眼直盯著我瞧。
「你根本沒在看。」我取笑他。
「我有啊!」丹尼爾露出揶揄的笑容。「我可以看見閃耀在妳眼中的星光。」他伸出手,輕撫過我的臉頰。「我從沒看過這麼漂亮的東西。」他勾起我的下巴,將我的臉拉近他。
我的視線從他深褐色的眼眸移向他排汗衫底下的肌肉,然後是他的頭髮。在經過一整個夏天後,他的黑髮已經變回原本漂亮的金髮了。我的目光順著他下巴的輪廓游移,最後停留在他上揚的嘴角。他不再促狹地笑著,此時此刻,他的笑容裡洋溢著真切的幸福。
…眼睛,彷彿可以花一輩子沉浸在其中。我好愛這種感覺。
這一刻,我有點難以相信他就在我身邊。
我難以相信他還活著。
而且屬於我。
我曾看著他死去。他躺在我的懷中,逐漸失去了心跳。
那一晚,狼人的詛咒控制了我的哥哥裘德,幾天後,他在餐桌上留下一張紙條,然後走進暴風雪之中再也沒有回來過;那一晚,變成狼人的裘德咬了我,使我受到感染,擁有一身難以控制的力量。
那一晚,我幾乎失去一切。
「又一顆流星。」丹尼爾傾身在我的眼旁落下一吻,他的脣一路從我的臉頰輕啄到我的下巴,他甜美的碰觸讓我身體升起一陣顫慄。
丹尼爾的脣滑過我的嘴,先是輕微地磨擦,接著溫柔地按壓,最後微開雙脣,和我的脣緊貼在一起。
我的腿在我把他拉近自己時一陣發疼。我們之間終於不再有距離。
我忘了我們身在瑪莉安的後院,也忘了流星雨觀測作業,除了他的碰觸,一切變得不再重要,滿天流星底下,只剩下我和他,以及背後這一大片草地。
丹尼爾微抬起頭,在我脣邊低喃。「有聲音。」
「嗯?」我繼續吻他。
他退開。「我猜那是妳的手機。」
我也注意到了。手機就放在我的運動衫口袋中。
「那又如何?」我戲謔地揪住他的襯衫,將他拉近我。「大不了就讓他們留言好了。」
「可能是妳媽打來的。好不容易才等到妳回來,我可不想再因為妳被禁足而失去妳兩個星期。」
「該死!」
丹尼爾呵呵一笑,他一直覺得我罵人的模樣很好玩。但他說得對,這的確很像是我媽會做的事。自從裘德離家出走,她出現兩種極端的狀態:不是活得像行屍走肉,就是變成一個控制狂,簡直就像得了一種她獨有的躁鬱症。
今天傍晚,她送卡蘿阿姨去車站坐車,在她回家之前我已經先出門了。我不確定她現在是處於何種模式;如果是控制狂模式,我肯定會因為晚接電話一秒而被禁足。
我坐起身,手伸進上衣口袋拿手機,但我實在拖了太久,還來不及拿出手機對方就已經掛斷了。
「可惡!」我才不要整整兩個禮拜除了在學校之外都看不到丹尼爾。我打開手機檢視未接來電,暗中祈禱不是媽打來的電話;我看著手機螢幕,疑惑的歪著頭。
「你的手機放哪去了?」我問丹尼爾。
「我留在房間的床上。」丹尼爾打了個呵欠。「怎麼了?」
我站起來,眼睛仍死盯著手機螢幕,內心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我的頸背寒毛直豎,身體像是意識到危險般緊繃起來。此時,手中的電話又再度響起,我嚇到差點掉了手機。
「誰打來的電話?」
「你。」
因為我的笨手笨腳,手機又差點掉了下去。我按下通話鍵,將手機拿近耳邊,遲疑地開口。「喂?」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為義受苦是有福的> <為義受苦是有福的>
    <為義受苦是有福的>讀經「彼前3:13-14」「你們若是熱心行善,有誰害你們呢?你們就是為義受苦,也是有福的。不要怕人的…
    xiabus 2018-05-22 16:23:00
  • 廚房必備的6種健康調料 廚房必備的6種健康調料
    民以食為天,但很多時候又是病從口入。因此人們大多在飲食烹飪上都會下意識地多加註意,務求能做出又健康又美味的食品。很多人的…
    安妮兔的窩邊 2018-05-22 14:43:00
  • <彼前3: 13-17> <彼前3: 13-17>
    「彼前3:13-17」「你們若是熱心行善,有誰害你們呢?你們就是為義受苦,也是有福的……。」…
    xiabus 2018-05-22 07:18:00
  • 立志向上繼續拼 立志向上繼續拼
    哪些星座的人會越挫越勇第五名牡羊座→完全不服輸繼續努力其實牡羊座的人是衝衝衝的星座,他們完全不服輸,他會覺得「…
    線上視訊 2018-05-21 16: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