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王瑞瑤美食報告書(二)

自序

我從小就長得胖胖的,什麼都愛吃,什麼都往嘴裡塞。
體重六十公斤,這個數字出現在小學五年級,從此屢創新高,親朋好友看到我,都說我好命,除了長相福態外,嘴巴旁邊長了大大小的痣,大家都說那是好吃痣,長大以後一定吃喝不愁!
長大當了記者,先在《自由時報》主跑財經路線,與農委會大小官員上山下海,摸魚找雞,尋花問草,吃遍鄉野小吃、地方土特產;三年不到,接掌消費小組,通路、餐飲、煙酒、精品、汽車等路線全都跑過,別說是五星級飯店的美食活動,連上流社會的奢華饗宴也頻頻受邀,醇酒佳餚,美不勝收。
大約在十幾年前主跑汽車路線,世界開始大不同,一年平均出國次數超過八次以上,國外汽車大廠為了新車上市,花錢不眨眼…,在全球各大城市、觀光勝地舉行大規模的國際記者會,在新天鵝堡前、帳篷馬戲團中、多瑙河畔、酒莊地窖、F1賽車場跑道,甚至是美術館裡進行新車發表,伺候記者如同大爺,除了邊開車邊旅遊以外,好吃的也沒停過,這等待遇,有錢也無處享。
第一次吃魚子醬是在法國,坐在配備頭等艙座椅,還有隨車小姐的高級巴士上,那天早上從巴黎市區出發到郊區工廠參觀,隨車小姐比空中小姐還窈窕,送上一整罐魚子醬加一整尾大龍蝦,還有無限暢飲的香檳,這是車商專門為記者準備的早餐。
第一次品嘗聞名世界的奧地利皇室甜點──沙河蛋糕,就在維也納的沙河飯店裡,記得當時因為試車而沒有穿著正式服裝,一行人躡手躡腳,偷偷入座,把侍者氣得吹鬍子瞪眼的。吃完了大餐,享用沙河蛋糕,蛋糕覆滿巧克力是又甜又軟,侍者的臉色則從頭到尾是又臭又硬。
第一次在法國品味正式大餐,一人使用的酒盃數量超過六個,吃到凌晨以為即將落幕,沒想到侍者推出小車子,小車子上擺著六、七種起司,一個個貼心詢問、仔細配搭,眼看不吃絕過不了關,最後從一堆綠綠白白的發霉起司裡,裝模作樣,挑選幾種,閉氣強吞。
第一次見識北歐著名的百魚宴,是在瑞典一座冷颼颼的古堡裡,經過冗長的雞尾酒會,大家直奔長桌前搶吃熱食,結果除了兩盆水煮馬鈴薯會冒煙以外,其餘都是冷的、凍的鮮魚料理,雙唇打顫,逼得猛啜茴香酒禦寒。
第一次吃德國烤豬腳在科隆大教堂前,雖然已經待在德國有些時日,但怎麼吃都是水煮的白嫩豬腳,與預期中大不相同。教堂附近傳來陣陣烤肉香,原來一個個豬腳在烤箱裡滾動著,抵擋不了誘惑,未進教堂先打牙祭,坐在歐洲著名景點前大啃香烤豬腳。
八年前進入中國時報系,開始主跑旅遊、美食路線,最驚人的一次採訪經驗,是到日本九州進行拉麵之旅,五天下來吃遍了福岡、熊本、鹿兒島等三地最著名的十五碗拉麵,其中三餐還不算在內。雖然恐怖,卻品嘗到日本電視冠軍中的拉麵王「一風堂」、日本年輕人喜愛的「一蘭拉麵」、添加蒜渣的熊本元祖拉麵,以及老媽媽一碗碗炒出來的鹿兒島拉麵,猶如打開了日本拉麵的一扇窗。
之後,陸續到美國採收櫻桃、大啖長腳蟹,也見識到新銳的外國女主廚將各種米飯變成花俏食材,烹調最流行的融合風;去西班牙探訪橄欖園,體驗當地人喝油的瘋狂行逕,把橄欖油當紅白酒來嘗試,連吃水果也要沾橄欖油才過癮;在澳洲尋牧場、找牛肉、逛屠宰場,認識草飼、穀飼,以及肥滋滋的和牛,也因為餐餐吃牛排,天天拉肚子。到中國大陸,深入西北,連吃三頓敦煌宴,外帶吸拉麵、嚼泡饃、啃羊肉,還用甑糕封唇舌;遊走杭、蘇、揚等三大江南美食勝地,感受中國菜的傳統力量與創新勢力逐漸消長,深刻體會:「吃」萬里路,勝讀萬卷書的道理。
除了吃以外,在採訪過程中,還賺到一張「長期飯票」,與亞都麗緻飯店中餐行政主廚曾秀保結緣,由於我老公不怕我胖,因為他比我還胖,所以兩人最大的樂趣就是結伴去吃,以美食為樂,以美食為業。對中國菜多有涉獵的他,是我的美食字典,傳道解惑、分析解剖,天天在餐桌前上演。
我的好朋友唐湘龍,非常嫉妒我在報社專司「吃喝玩樂」之職,有一次在他的廣播節目「NEWS 98下班一條龍」裡質問我:你怎麼知道好不好吃?我回答他:開國產車的,不知進口的好。小時候家裡擁有裕隆的黑頭大車,當時覺得很了不起;工作後買的第一輛車是豐田可樂娜,也覺得省油又輕盈,可是當我每年試車的次數超過十次以上之後,我開始羨慕賓士的行雲流水,懷念BMW的衝撞勇猛,並迷戀保時捷的隨心所欲。美食是一種經驗的累積,就像開車一樣,兩者不同的是,一道道佳餚化成一層層的肥油,想吃、愛吃,就甩不掉了。
日前為了完成「BEST 100-台灣美食報告書」的專題報導,向台灣餐飲界的教父嚴長壽請教,台灣最好的餐廳是哪一家?嚴長壽搖了搖頭,不願明白推薦,原因是「吃太少」。
在出書的前夕,以嚴總裁的這句話期勉自己,以及許多想吃、愛吃,又很敢推薦吃的朋友們。「吃」無止境,美食的極致,永遠在前方等著!


以上文章出自於「想吃─王瑞瑤美食報告書
作者:王瑞瑤
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9571344699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