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色天堂


《暗色天堂》討論一段牧師被爆非禮舌吻,引爆宗教道德價值論戰,做為金馬影展奇幻影展的開幕片來說,其實有那麼一點『非典型』。畢竟奇幻影展有其特殊風格,可能帶了點Cult風格或是夠B級夠Fantasy夠Bloody才入味。想不到導演袁劍偉笑答:『其實張學友與林嘉欣兩人的內心戲是相當血淋淋的,這樣應該算符合金馬奇幻風格吧?』

改編自舞台劇《法吻》的《暗色天堂》(Heaven in the dark),比起極簡風格的舞台劇來說,增翼生色不少。舞台劇只有電影『五年後』的這段書房吵架,電影為了能交代清楚『為何一個吻能夠引爆非禮到上法院控告』,袁劍偉把整個故事來龍去脈透過時空穿插跳躍,直到故事終點才到『中點』。

『五年前』:杜牧師(張學友飾演)過著上等飛黃騰達的生活,平時是慈善單位執行長,假日搖身一變成為教堂牧師。強調公私分明,規定員工不得到他佈道的教堂,但公司新進員工蜜雪兒(林嘉欣飾演)則打破這道疆界,參與教堂事務,公司表現更深得杜先生肯定。

光靠一幕由蜜雪兒撥了通越洋電話跟老外高層用標準英國腔對答,就打開了內心最深鎖的那道關卡。再加上蜜雪兒為幫杜生慶祝遠赴英國升職,多次央求飯局,最後兩人不勝酒力而發生關鍵一吻。

『五年後』:杜生已遠離教堂,從事貿易工作。而蜜雪兒卻嫁給了另一個牧師還生了子女,一切看起來幸福美滿。就在此刻兩人在晚宴中巧遇,蜜雪兒認為杜生應重拾信仰返回教堂,但杜生認為神已經遠離他。直到蜜雪兒說了那句:『我今天看到你,我已經原諒你了。』引爆杜生憤怒。

誰才有資格說『原諒』?杜生從雲端摔落凡間,本該平步青雲,就因為一個非禮之吻而崩毀,況且那根本看起來就只是一個『情投意合』的吻,連非禮都稱不上。

《暗色天堂》的關鍵就在這了。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吻,會讓人拼了命也不想和解要跟你法庭見?杜生認為是兩情相悅的前提,但蜜雪兒卻不這麼認為。那為何蜜雪兒又三番兩次對杜生釋出好意,讓人誤判?

關鍵就在於,男生想的跟女生想的本來就不一樣。可以多不一樣?當然可以天差地別,差距大到近乎荒謬。

為了讓這個吻可以成為非禮征戰理由。導演甚至拍了一場荒謬萬分的法庭戲,黃秋生擔任這位法庭大律師出現篇幅極短,卻做足效果。若不是菜鳥法官跟原告律師在法院上弄得好像乾媽乾兒子,這場『非禮之吻』官司也不會敗訴。

再加上社會本質上喜歡把『權高位重』打成落水狗,天時地利人和全失焦,杜生怎會覺得『原諒』這兩個字是由蜜雪兒說出口?

《暗色天堂》拍得相當工整有型,絲毫見不出導演是第一次拍劇情長片,再加上女主角林嘉欣就是自己老婆,而且林嘉欣從出道就跟張學友合作,20多年來一路與張學友保持不錯交情,卻得在這場戲先得曖昧升溫再反目成仇,還要在3個禮拜工作天拍完。

整體節奏俐落到位,對於宗教符號暗喻引用也有神來一筆,如教堂內忽明忽滅的燈光,與林嘉欣下山重摔時遇到一盞為她而亮的明燈,都再再書寫角色內心與神諭之間的關聯。特別是五年後的那場書房爭執戰,兩人都穿著象徵清白的潔淨白服,書房卻宛若刑房般的鮮紅高壓,再再證明《暗色天堂》拍出膽大心細的過人處女作。

拜訪膝關節粉絲團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夏洛特煩惱 夏洛特煩惱
    人生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有任何遺憾嗎?』現實生活中做不到重活一次的機會,於是在電影/小說裡面,我們找到多次返回起點的機…
    愛護你的膝關節! 2016-04-17 15: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