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關 - 樂多閱讀

北關

那年夏天,我們坐火車到了頭城鎮,在夏日的艷陽裡找到公路局車站。換乘公路局班車,沿著鄉間曲折的公路,顛簸著在一個名叫北關的小站下了車。那站,也不過是濱海公路旁的一塊牌子,孤零零的寫著「北關」二字,此外,除了濤聲,是什麼都沒有了。公路車開走了之後,我們似乎隨著那塊站牌,一起在炎熱的陽光下被遺忘了。

公路的一面是山,另一面則是一片嶙峋的礁石,沿著小徑爬上礁石,整個碧藍的太平洋就這樣沒有保留的在眼前展開,我們於是一下子開朗了起來。那樣的陽光其實曬曬也是無妨的,但我們仍是找了礁石陰暗的一面或坐或躺了下來。海天交會處,天空藍得如此澄淨,流浪的浮雲似乎也沒有了遺憾。

我和LB聊著所有虛幻的一切,我們大聲地笑,大聲地爭執,一根接著一根地抽著長壽。安也被我們慫恿著淡淡地吐起輕烟薄霧,且像是拋開了什麼傳統束縛般快樂地笑開了。

正偉則和真真在另一塊礁石上坐著,不知在聊些什麼。陽光隨著傾斜的角度而漸次柔和之後,他們移到一塊離我們更遠,離海更近的礁石上。海浪拍打上來時,兩人的身影在千萬個細碎的水花中若隱若現捉摸不定。我和LB於是只好更大聲地笑,更大聲地爭執,而安輕吐的煙霧也更加虛無且模糊不清了。

天色漸暗時,我們走回公路旁。等了許久,才在昏黑的夜色裏欄下一輛小貨車,回到頭城鎮。回程的火車上,倚在車門邊,我們各自沈默地望著夜裡窗外。火車是會經過北關的,我試圖在黑暗中分辨出那幾塊礁石,但除了隱約的海岸線和房舍燈火外,我是無法再看清什麼了。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你像誰 你像誰
    年輕的時候,沒有網際網路,沒有電子佈告欄,沒有聊天室,也沒有部落格。隨手寫了東西,貼在系學會的班誌裡,或是塞給自己欣賞的…
    某人的實驗記錄簿 2009-02-21 16: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