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T去金石堂

  • 部落格: andyh0913
  • 發布時間: 2018-05-16 23:50:23
  • 作者: andyh0913
  • 瀏覽人數: 57
事情依然很多。

事實上,期中考以後,事情只有越來越多。

接手了系桌副隊長的職務,網頁的期末專題也開始動工,各科的作業和進度也開始壓了上來,電機營又接了密室的總負責人。說實話,有些忙不過來。

但,這不就是我當初想要的嗎?

在心裡最亂最痛苦的時候,我就暗自下了決心要讓自己忙到沒有多餘的思緒擔心月,要讓自己忙到只能處理好自己的事情。現在這種程度,算是剛好吧。

星期一那天,三點多才上床,輾轉反側,四點多就馬上被室友打遊戲的聲音吵醒。倒也不是責怪室友製造噪音,那天晚上明明喝了不少伏特加卻依然失眠。

原想要醉倒在夢裡的,卻迷路在夜晚夢與夢的夾縫之間,最後還是醒了過來。

那天晚上,和T去逛了金石堂。金石堂城中店的租約快到期了,許多人抓緊時機來店裡挑便宜的書,也有很多人來找尋回憶,在這個快要物是人非的地方。

T也是。雖然T笑著說他幾乎沒有走進過金石堂,但是在對面的星巴克卻是他高中留下許多記憶的所在。好幾年前,青澀的T在星巴克的二樓,啜著咖啡、帶著耳機、手裡拿著書,不知道那顆年輕的心在想些什麼。

從金石堂買了六本書(只花了500元,和月說的一樣),除了《翅鬼》令我驚喜以外,其他書倒是挑了很久才決定,畢竟促銷書不比暢銷書那樣大眾口味。後來,T帶我去逛了植物園。一路上,我幾乎沒有開口,聽T說著他高中和大學青春的回憶。

T說,他曾經和她在半夜三點走在空無一人的凱達格蘭大道上,當時一點人車的喧囂都沒有,只有月光靜靜地灑在柏油路面。我聽著,很是羨慕,畢竟從沒有和一個女孩子這麼接近過。不過我也知道T的她現在已經不再是那個她了。

T說,夜教的時候,女隊輔會如何緊抓著男隊輔的手。我嘆氣,這輩子從沒機會玩到心心念念的夜教。

植物園到了。是個會讓我想起露納莉亞自然公園(閃軌的地圖,是叫這個名字嗎?)的地方,植物園的大門是鐵製的,一旁有窄窄的旋轉門,我們魚貫走了進去。

好美。

我發自內心呼喊著,雖然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來。一條彎曲的道路往內延伸,道路兩旁立著不太明亮的黃色路燈,再往旁邊一點則被兩層樓高的樹木佔據。我們被樹木和昏黃的燈光包圍在小徑上,我望著被樹冠覆蓋而狹窄的天空,就像生活一樣,視野被心中的荊棘纏繞而狹隘得可怕。

植物園很美,石頭鋪成的小徑很有自然的氣氛,在夜晚的襯托下更讓人心情平靜。T一邊吩咐我晚上沒有人帶領最好不要自己走進來,會迷路的,我出神地想著哪天若能和月一起在這裡迷路該有多好。T領著我走過幾片池子,還有像是義大利餐廳的廁所,不知為何讓我想起溪頭的風景。走到荷花池時,T說我們在這兒歇一會。

T說了很多,大學的她、高中的她,他和她所經歷的、怎麼告白、在哪裡分手,現在的她如何難懂,感情是那樣複雜的一門學問。

T說他更喜歡冬天的荷花池,當植物全都枯萎,月光灑落在鏡一般的池面,那情景真美如詩畫。

似乎是我自己也按捺不住了吧,望著靜謐的荷花池,我也告訴T我對月的感覺。

「噢......這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幫你了。」T說。
「我也沒有要你幫我,我自己知道我沒救了。」我說。這長達半年的痛苦我深有所感,我就是明知道會渾身是傷仍然往荊棘叢裡走去。

T沉默。

我也沒有奢望T能告訴我什麼,或鼓勵我什麼,T大概也不知道我私底下和月發生過什麼,他可能以為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吧。不過不了解也好,每一次和月的朋友有了共同的交集,我又覺得失去了什麼和月的獨一無二。

我希望我和月的音樂、文字、情感,我們看過的動畫、詩集,我們聽過的歌曲,都是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至少滿足我微薄的一點佔有慾。

好半晌後,T說:
「好好努力吧。」
「沒什麼好努力的,我就這樣了,忘也忘不掉。」我回答。
「至少努力活著。」
我慘然一笑,這話說得多麼有道理,這一陣子光是要維持正常的生活步調就已經精疲力盡了。活著,的確是需要好好努力的。

後來忘了去月推薦的天瓏,不過也無所謂,我想總是有機會再到那裡晃晃的。那天就這樣結束了。

難得和T這樣單獨聊天,聽了他說的那些以後,說了我煩惱的那些以後,無形之中心裡似乎沒那麼糾結了。

或許,也和我接觸到了別人的文字有關。閱讀了別人的文字,瞥見了別人的過去,然後發現身邊也有那些和我一樣想很多事情的人、為情感糾結的人。

然後想著,能和他們互相理解就好了呢。

所以才要把文字放上部落格。

傳達不到的歌,就往空中解放吧。


届かぬ歌ならば 
如果是傳達不到的歌

空に解き放とう 
就向著空中將之解放吧

移ろいでく時の中で
遞嬗而去的時間之中

輝きを見つけるの
尋找著光輝

妖精は優しく 微笑む 
妖精溫柔的微笑

ひらひらひらひら舞い散る 
一片一片一片飛舞散落

それが私の生きた証
那是我生存著的證明啊


月推薦的歌,月寫的翻譯。

寫在這裡的文字,就是那歌曲吧,往空中解放著。

解放著。等待著幕落的那一天。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初夢 初夢
    還記得去年的此時,我第一次知道了「初夢」這個詞彙。那時,月期待地詢問我的初夢是什麼,我卻記不太得什麼清晰的內容。但也因此…
    andyh0913 2019-01-01 12:04:00
  • 就...想寫一點東西... 就...想寫一點東西...
    呼......值得紀念的第一篇部落格文^^說實話,我自己都搞不懂為什麼要開始寫部落格,但不是「為什麼」的問題,而是「為什…
    andyh0913 2018-05-10 14:48:00
  • 量子力學 量子力學
    這篇文章和物理無關。在推特上看到球轉貼的文章《「量子力學」如何天翻地覆的改變我們對世界的理解?》,有種久違的開心,是以前…
    andyh0913 2018-05-28 15:27:00
  • 回家 回家
    上次回家是寒假的事了。這半年以來發生了很多事情,課業和情緒上的壓力都很大,也幾度一個人在空蕩的宿舍房間裡崩潰痛哭。有好多…
    andyh0913 2018-06-17 00:42:00
  • 成熟與不成熟 成熟與不成熟
    有的時候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從小就常常被周遭的大人和同學說自己特別早熟,我想大約是我的自制力很強的緣故。從來就…
    andyh0913 2018-06-08 15:28:00
  • 壞掉的生理時鐘和閱卷 壞掉的生理時鐘和閱卷
    身體的生理時鐘從期末考週開始就壞掉了,每天下午都會有睡意,但是每天的凌晨都一點睡意也沒有,每次上床都是逼自己爬上去的,總…
    andyh0913 2018-07-06 03:11:00
  • 遇見溫柔 遇見溫柔
    原來是枯燥而失去意義的一天的,但卻遇見了不期然的溫柔,而使得今天染上淡淡的喜悅。晚上練了火棍,大家一起努力練棍的感覺真的…
    andyh0913 2018-08-11 01:02:00
  • 南康白起 南康白起
    在b站聽著西瓜的《忘記》,被一旁推薦清單的標題給吸引了進去,「悲傷的人請不要聽到最後」,我偏要。南康白起,網路同志作家。…
    andyh0913 2018-12-14 10:22:00
  • 人與人 人與人
    晚上土豪跑來男三洗澡,順便講故事講了兩個小時。我發現我其實一直以來都用著自以為是的目光看著大家。或者說,一直用受傷的心和…
    andyh0913 2018-08-19 03:13:00
  • 上火與宵夜與switch 上火與宵夜與switch
    8/14是宿營火棍上火的日子。原本下午下了大雨讓大家都很擔心晚上不能順利上火,還好在九點以後雨完全停了,於是我們一行人便…
    andyh0913 2018-08-15 10: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