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貼文之後

其實在決定貼這篇東西之前,我一直在掙扎,直到我看了OJBichhin最近的文章。這也算是我的另一種回應的方式吧。看的東西少反應又遲緩,只能面對過往喃喃自語,哎,老了的確有差啊!

 

我其實很不願意承認,有很長一段時間不願去面對過去的種種,因為當年沒有人代替我去面對學校同事的訕笑與抨擊,搞運動的朋友也很難體會在體制之內的夾縫求生存的辛苦。究竟是因為看到了他人的軟弱和極限,還是我意識到了自己在大環境的無力和卑微,或是另有其他的原因,才讓我如此受傷?本來我是沒有勇氣找答案的,直到我發現他們已經成為歷史的一部分。

對上帝對台灣依舊虧欠多多,求上帝繼續差祂的奴僕替祂作工吧,咩~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