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世界 - 07

如果能把妳從地獄中救出,那我願意代替妳墮入地獄。

 

麗奈想著該送什麼禮物給繪里,雖然思考這種事情挺麻煩的,但一年也不過就一次,而且也不知道以後會不會在有機會,所以麗奈願意費工夫煩惱該送什麼禮物。

 

麗奈看了自己的十字項鍊後,決定了要送什麼禮物,麗奈特地找了幫忙客製化的銀飾手工專門店,依造自己的十字項鍊重新打造了另一個新的,只是背後的名字刻上了兩人名字的縮寫。

 

繪里生日這天,麗奈騎著自行車,載著繪里到一處大草坪空地,可以在滿滿高樓的東京內找到這樣一處綠地並不容易,麗奈準備了兩個小蛋糕兩人一起吃,然後送出了麗奈特製的禮物。

 

繪里打開後掩不住驚訝,「跟麗奈的一模一樣呢!」,麗奈笑得開心,那可是她親自監督著師傅製作的,「這禮物可以吧?」,繪里大力的一直點著頭,「麗奈幫我戴上!」,麗奈照做,動作細膩的幫繪里戴上了項鍊。

 

繪里看著項鍊發呆,麗奈坐在繪里側邊凝視著繪里那帶點憂鬱氣質的側臉,「繪里在想什麼?」,繪里的視線從項鍊轉移到麗奈身上,認真的神情看著麗奈,「繪里想起麗奈說得,麗奈是靠著繪里送的項鍊想念著繪里的。」

 

麗奈楞了一下,麗奈沒想到繪里記得那麼久之前自己說過的話,「麗奈特地送一條一模一樣的項鍊給繪里,是要讓繪里靠著這項鍊想念麗奈嗎?」,麗奈無語,繪里的想法居然這麼奇特,麗奈特地製作一樣的項鍊時並沒有想到這個。

 

繪里用認真又凝重的眼神表情一直看著麗奈,這讓麗奈被繪里那雙深邃迷人的雙眼給的臉頰發熱,「繪里?妳怎麼了?禮物不好嗎?」,繪里身體一個移動,麗奈瞪大了雙眼,繪里吻上了麗奈的唇。

 

繪里離開麗奈的唇後微微開口,「麗奈,喜歡繪里嗎。」,麗奈努力讓自己冷靜從剛才的吻回神,「喜...喜歡,是麗奈在這世上唯一最珍愛的。」,繪里大大地微笑,她聽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滿意的抱住了麗奈,然後兩人再一次吻上。

 

時間已經不早,麗奈騎著單車送繪里回家,一路上繪里緊緊的抱住麗奈,彷彿害怕麗奈隨時會從自己身邊離開自己,「麗奈,不要離開繪里。」,麗奈從這句話中聽出了繪里的不安,可是麗奈始終無法給予繪里一個安心的回答。

 

麗奈把繪里送到家門口,安撫著繪里趕快進門,免得戴面具的父母又要問東問西,繪里看著麗奈,麗奈總是以繪里為優先替繪里著想,「麗奈回家後也要跟繪里報平安喔。」,麗奈點頭,繪里在進門前,再一次輕吻了麗奈。

 

 

麗奈回想前幾小時跟繪里的相處,嘴角就不自覺上揚,接近快深夜0點才到家,家中的保田在客廳等著,麗奈的身上有著組織安在身上的追蹤器,保田隨時都能知道自己的位置,還不至於這樣等門。

 

麗奈進門走近保田,只見保田手上拿著組織發的黑色信封,麗奈皺眉,才剛跟繪里彼此確定心意,還享受著繪里的溫柔的麗奈難得的好心情完全被打壞,保田沉著臉把黑色信封交給麗奈,麗奈打開一看臉色瞬間刷白,無力的跌坐在地,望著一臉凝重的保田,麗奈第一次,很想問任務的理由。

 

保田自從成為了麗奈的監視者後,自然也是最瞭解麗奈的人,保田艱難的開口,這次不是組織下達的命令,而是高層直接下達的任務,理由當然是危害到國家安全機密,麗奈很快就想到什麼,望著保田痛苦的問著,難道是他們私底下做的工作,保田的點頭讓麗奈不可置信。

 

保田說出了更殘酷的真相,繪里現在的父母,兩人曾經都是組織內部的成員,在安倍小時後被吸收加入組織之時,最高上層的那些人為了控制這些第一批收入的影子成員,秘密的派了組織的人去把安倍還有繪里的親生父母給殺了,並且由當時執行的成員假替成兩人的父母,繼續扶養著當時只有2歲完全被蒙在鼓裡的繪里。

 

安倍長大之後,在組織的地位慢慢往上爬,之後有秘密的跟繪里見過幾次面,然後從繪里描述的話中發現,繪里說得父母親根本就不是她們兩人真正的父母,安倍之後拜託了中澤跟飯田一起秘密調,才發現養著繪里的父母正是當時上層派去解決自己親生父母的組織成員。

 

安倍把調之後的真相告訴了繪里,而當時的繪里,只有14歲,自己親口叫了12年的爸爸媽媽居然是假的,甚至還是殺害了自己親生父母的兇手,繪里當時的痛苦跟絕望,麗奈完全能體會。

 

只是麗奈自從認識了繪里之後,卻完全沒發現這樣的異狀,麗奈自責,自己對於人的觀察能力居然如此低落,而且雖然已經從繪里口中得知那兩人並不是繪里真正的父母,但卻沒有想到那兩人真實的身份居然也是組織內部的人,那就表示繪里的性命一直都掌控在那些上層人物的手中。

 

而最近這一年來,那兩人私底下開始秘密整理收集了許多跟組織相關的情報跟內部各種運行機密、人員名單,明目張膽的要脅組織要把這些資料公佈於世,這裡面的機密也牽扯著那些最上層的人物們,而安倍為了替父母報仇、為了從兩個殺人兇手的束縛中解救自己的親妹妹,利用了上層本就想解決這兩人的想法,迫使他們著急,最終下達了處理的決定。

 

而安倍跟上層的交易就是,組織跟上層的人不得在用繪里的安全要脅自己,她答應會永遠的留在組織裡並且發誓永不叛變,而他們必須完全放過繪里,讓繪里隨心所欲的去過她想過得日子,並且要由安倍自己來安排繪里以後的日子。

 

麗奈聽完後真心覺得不只組織上層的那些人可怕,人心跟欲望才是可怕的根本來源,保田走過麗奈身邊,「麗奈,妳只有一個選擇,繪里不適合待在那兩個人身邊,讓繪里脫離那虛偽醜陋讓她痛苦的所在吧,那個家對繪里來說,是地獄。」

 

麗奈只有一個選擇,徹底完成任務的選擇,麗奈害怕的事情,就是親手傷害跟自己有密切關係的人,但是既然這兩人是繪里的仇人,又讓繪里每天都過著如此精神緊繃、內心痛苦的生活,他們殺了繪里跟安倍姐的父母,只是因為組織上層要控制吸收的第一批的影子成員,他們養大了繪里,只是因為組織上層的命令用來控制身為影子成員的安倍姐。

 

麗奈選擇了執行任務,如果解決掉這兩個人可以讓繪里從那痛苦虛偽的家庭解脫的話,麗奈願意背負起這個罪孽,只要能讓繪里從那個痛苦的地方解脫,要她做什麼都願意,即使會毀了繪里現在的生活,也寧願選擇自己墮入地獄中受苦。

 

麗奈撕碎了黑色信封,咬破了嘴唇,血流進嘴裡,麗奈到了自己的血液,麗奈第一次想反抗自己的世界,那黑暗無法見人的世界,充滿著殺戮、貪、顧著自己利益而毀壞別人世界的大人們,這些大人們輕易掌握著別人的一切跟生死,讓麗奈第一次覺得自己所處得世界是多麼噁心,墮落。

 

麗奈握緊了十字項鍊,她又要再一次讓繪里傷心,又要再一次不告而別的丟下繪里一個人,在繪里要一個人孤獨的承擔所有的時候,自己卻不能陪在繪里身邊,麗奈想起繪里不久前的吻,再想起自己消失後,繪里傷心哭泣的樣子,麗奈忍著難過想發訊息給繪里報平安,卻發現手機早已經被保田申請了停止使用。

 

 

隔天,24號,麗奈起了一個大早,看著陽光還未照亮的世界,麗奈突然想起許多許多,這次的任務完成後,又要立刻消失吧,跟2年半前一樣,消失在繪里的世界,回到沒有繪里的世界。曙光出現,麗奈戴起手錶、拿起自己的武器,走進了這充滿陽光的世界,卻是踏上毀滅的路途。

 

 

麗奈看著門牌大大地兩個字,龜井,田中緊緊得握著手中的利刃顫抖著,她沒有想到自己這次的任務居然是解決自己人生中唯一戀人的父母,即使那兩人是假身份,麗奈只要想到繪里回家後要面對的殘酷現實還有臉上的表情,就痛心的無法止住發抖著即將要奪走人命的那雙手,麗奈第一次,厭倦了任務。

 

麗奈身手俐落的翻進繪里家中,今天是聖誕夜1224號,繪里今天白天去看房子,現在只有那兩人在家。麗奈對於這次的任務打從心底的厭惡,因為不管怎麼做,都一定會傷害到繪里,要讓繪里面對殘忍的畫面,是麗奈最不願意的事。

 

 

麗奈觀察了一會,那位父親正坐在廚房的餐桌上看著報紙,而母親正在準備今日聖誕夜的晚餐,在聖誕夜殺人嗎?這永遠都不會被救贖吧。麗奈在廚房的後門,等待著門開的那一刻,麗奈以前就曾從繪里口中知曉,那位母親每次把食材都準備好之後,會先把垃圾拿到後庭的大垃圾桶丟。

 

門『喀』的一聲,麗奈俐落的戴上黑色面具衝上前,精準的從後面嗚住了那位母親的嘴巴,手上的利刃快速一劃,那人的喉嚨瞬間被麗奈的武器切開裂出了一條大縫噴出了大量血跡在各處,麗奈在那人身後免去了被血跡噴濺的災害。

 

麗奈接著俐落的轉到對方正面,在心臟的位置再補一刀,然後看著那位假母親滑落倒下,眼睛爭得碩大。麗奈衝進廚房,繪里的父親見況起身,麗奈一躍跳上餐桌,手上的利刃整把刺進了對方脖子,繪里的父親連聲音都還沒發出就已斷氣。

 

麗奈把利刃拔出後,一樣在心藏的位置再補一刀,這是麗奈的習慣,為了確保目標是立即死亡,不用在離去後擔心對方還留有一口氣。麗奈看著目標已經解決後,在牆壁上貼上了黑紙,這是讓警方在處理案件時看到黑紙就知道是不該深入調的案子,壓下事件變成再也不能破、不能調的懸案。

 

麗奈按下手環上的綠色鍵,這個訊息會傳遞到監視人的手上,綠燈就表示任務已經完成,目標已經解決的訊號。紅燈則是表是未執行或是執行中。當然,這手環也只有執行任務時,監視人才會把手環拿出來讓成員戴上,這是為了平日,手環不小心遺失或是被撿走時所造成的影響。

 

這一次,稻葉的後續部隊並沒有進行現場跟屍體處理,只到了兩人的書房進行著證據清理,麗奈拜託了稻葉等人,至少把血跡弄乾淨些,讓現場看起來至少不會這麼噁心,免得普通人看到會有內心創傷。稻葉從保田跟安倍那裡得知這次任務背後的意思,因次乾脆的答應了麗奈的請求,把現場至少弄乾淨整齊才帶著人馬撤離。

 

 

傍晚,龜井家門口聚集了一堆警察跟警車,外圍被圍的密不透風讓湊熱鬧看戲的民眾跟媒體記者無法看到任何一點畫面。麗奈隱藏在人群中,看著被警察圍繞的繪里的側臉,麗奈看不出繪里臉上的面無表情到底是悲傷還是憤怒。令麗奈無法轉移視線的美麗側臉刺痛著麗奈的心,如果可以,麗奈不想再做出這種會讓繪里傷心的事情。

 

此時的天空開始飄起雪,麗奈第一次體認到生命的脆弱跟自己的罪孽,麗奈不忍在繼續看著繪里,忍痛轉身在人群中離開了現場。再一次從繪里的世界消失,如果可以,麗奈寧願從未認識過繪里,也寧願自己從沒加入過組織,從未殺過人,只可惜她們都是金錢跟政治所有利益下的犧牲品,逃不出,連喘口氣都是奢侈。

 

麗奈在黑暗的世界中長大,本覺得此生就是如此渡過已無所謂,如果沒有遇見繪里的話,麗奈不會開始覺得活在有陽光的世界是美好快樂的一件事情。麗奈第一次想好好得生活在陽光之下,生活在充滿著陽光跟身為一個女孩子原本該有的生活,享受著跟戀人在一起的快樂,如果沒有遇見繪里,麗奈就不會知道,愛上一個人,原來可以這麼幸福。

 

 

活在既不是全黑也不是全白的兩個世界之間,混沌的灰色天空,壟罩在麗奈的頭上,不黑暗也不明亮,找不到出口。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