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緣 - 02

第一世(下)

清早,英格爾醒來,看著枕在自己手臂上睡覺的人,嘴角微笑著。有多久沒有這麼安心過,有多久沒有這麼放鬆過。英格爾已經沒有記憶,只知道,只要依莉莎在身邊,就是最平靜祥和的時光,是最憧憬的時光,英格爾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依莉莎的睡顏。

「英格爾...早安。」依莉莎醒來的第一眼就是英格爾認真注視著自己的眼神。
「依莉莎早安。你再多睡一會吧,我去領早餐。」


英格爾離開後,依莉莎也起身梳妝,既然英格爾不在,依莉莎也不想自己一個人躺在床舖上。回想起昨晚的情形,依莉莎訝異昨晚的自己居然可以如此激動大膽的把內心的話全說出來,忍不住臉紅起來,臉上也無法忍住的微笑不停,眷戀了英格爾身上的溫度還有擁抱。


大規模的作戰準備,英格爾跟雷納克連續好幾天的忙碌,塔上的依莉莎還是一樣每日看著塔下的英格爾的身影。因為英格爾現在不管多忙碌,都還是會抽身離開工作替自己送餐上來,短暫的時間都是兩人想相處的時候。


這日,莎絲麗來到。依莉莎看著許久不見得莎絲麗似乎有些瘦了。也許是在擔心接下來會爆發的戰爭吧。


「依莉莎,你最近是幸福肥嗎?」
「咦!哪!哪有!」莎絲麗許久未見一樣嘴巴不饒人。
「結巴囉~」
「那...莎絲麗最近瘦了是跟雷納克玩太累嗎?」依莉莎反擊。
「咦!...唉呀~依莉莎被我們帶壞了呢~」莎絲麗笑著,跟平常一樣。
「莎絲麗有心事對嗎?」
「喔?依莉莎看得出來嗎?」
「嗯...雖然跟平常一樣笑著,不過眼神卻不太一樣。」
「最近的準備越來越著急了,想必是流兵團離這裡不遠了。依莉莎找到機會一定要跟英格爾逃出去,然後好好的活下去。」
「...莎絲麗...」依莉莎難得見到了莎絲麗嚴肅的一面。

「莎絲麗跟雷納克也一定要逃出去!我們四人在見面,然後一起生活。」依莉莎不希望失去任何一位。
「...呵呵~好。」莎絲麗其實也很希望如此,她也不想失去任何一位摯友。


晚上,依莉莎把白天跟莎絲麗的對話跟英格爾描述了一次。英格爾聽完後,臉色沈重,依莉莎此時才真正的發現到,外面的戰事處於隨時都可能會突然爆發的不安其實壟罩著所有人。


「依莉莎...聽好,戰爭如果開始了,依造王城的軍隊人數最多跟攻進來的流兵持續大約7天而已,依莉莎你必須找到機會就一定要逃走。這地圖你收好,這是我跟莎絲麗、雷納克,我們三人小時候探險時發現的秘密地道,這秘密地道是1千多年前留下來的現在已經沒人知道了,地道入口就在這塔外的100公尺的轉角處,有一個非常隱蔽被藤蔓完全包圍的小木門,木門下有一個窄道可以通往3公里外的一座廢棄100多年的舊城堡,那座舊城堡已經被樹林圍繞從外頭進不去了,那裡有我們三人平常就會儲存的一些乾糧跟飲用水還有一些用品。戰事爆發後,一定要在找機會跟紗由里或是蕾絲娜會合從這密道離開,如果我們三人沒有一個人過來這裡的話,你一定要自己先離開這到舊城堡去,記清楚了嗎?」


英格爾可以說是一口氣說完所有的話,依莉莎可以從英格爾的神情知道,英格爾是真的擔心自己的安全,所以才會這麼嚴肅而且慎重的講解這一切給自己知道,依莉莎把英格爾說的話全記住,也把地圖認真的看過一次把路線記在自己腦中後才把地圖跟小短劍隨身收在自己身上。


「英格爾也一定要來,依莉莎會在那等著。」依莉莎抱住了英格爾,語氣中顯現著擔心。
「嗯...我一定會去。我們四人都一定會在那見面的。」
「約定好了。」依莉莎把英格爾抱的更緊。
「嗯。我一定會做到。」

英格爾很慎重的答應依莉莎,不管戰爭到時候如何發展,四人都一定要在秘密基地再見面。英格爾、雷納克、莎絲麗,三人各自替四個人的未來默默的做準備不讓人發現,他們都不想失去其中的任何一個人。四人一定都要安全離開這裡,躲避戰事,平安的生活下去。


英格爾跟莎絲麗的直覺是正確的,三天後的深夜,流兵團發起了突圍,衝破了前面幾個小國的防線,已經往著本國快速前進中。雷納克是莎絲麗的貼身護衛必須負責保護她的安全,英格爾為了戰事,把武器庫房的武器跟用品全搬出來提供所有人包括平民使用。


雷納克護衛莎絲麗先來到依莉莎的高塔下讓兩人會合後,又前往城中尋找正在發放武器的英格爾。

「依莉莎!我們必須先走!」莎絲麗拖著依莉莎前往了秘密地道的木門。
「我們不等英格爾跟雷納克嗎?」依莉莎一直擔心的往著塔的方向看過去。
「當然要等!在舊城堡等!你安全離開這了英格爾才能放心的跟雷納克一起過來!」

莎絲麗帶著依莉莎從窄道離開,離開前不忘把木門再度掩蔽好。兩人就憑著一把火炬在黑暗的窄道內拼命的找尋方向前往她們的秘密基地。


另一邊在城中找到英格爾的雷納克,發現流兵團的騎兵已經打進城內,英格爾正在跟幾個流兵對仗中,雷納克立刻趕過去幫忙,兩人合力的先把五位流兵士兵解決。

「雷納克!依莉莎跟莎絲麗安全吧?」
「放心!兩人已經會合,叫莎絲麗先帶著依莉莎從密道離開了。」
「好!我們快走!」

英格爾拉著雷納克正準備前往秘密通道,兩人的身邊不斷有著倉皇逃跑的平民跟害怕被殺而逃得士兵們,英格爾回頭看著這些平民,卻在回頭時看見其中一位弓箭手瞄準了雷納克,英格爾反應迅速的推開了雷納克,自己卻被射中了左背。英格爾吃痛的叫了一聲,差點跌倒,雷納克發現後立刻拉起保護了自己的英格爾繼續往前奔跑。

「不要緊吧!撐住!依莉莎在等你!」
「...知道。」

英格爾強忍著傷痛跟忽視不停留下的血,努力的跟雷納克拼命跑向秘密木門。英格爾的血也一路流,英格爾心想怕是射中心臟了。但是英格爾忍著,他不能倒在這,依莉莎在另一邊等著他,莎絲麗也在另一邊等著雷納克。至少一定要把雷納克平安送過去她們身邊。


幸好秘密通道的位置在皇城中最偏僻荒涼的角落,暫時還沒有追兵攻打到這裡。兩人找到了木門,強打起精神穿過長長的窄道。雷納克在通過木門後不忘放下他們三人小時候一起做的機關讓門無法從城堡外邊打開。窄道內充滿了血腥味,失血越來越多的英格爾忍住不讓自己暈過去,雷納克扶著英格爾走,兩人的腳步都因此慢了下來,不知走了多久兩人才好不容易終於走到地道另一邊的出口。


依莉莎跟莎絲麗在舊城堡廢墟等待英格爾跟雷納克的同時,也把莎絲麗三人平常儲存的飲水跟食物以及用品拿出來,還不忘清了個地方讓四人可以好好休息幾日,儲存的食物乾糧跟飲水這類用品可以讓四人在舊城廢墟中至少待上2個月。依莉莎為三人可以這麼精打細算,事先就做好這麼多準備感到佩服。


「這沒什麼。身為一個聰明又可愛的公主,當然隨時都要應付掌握好各種情形。」莎絲麗毫不掩飾的自誇,依莉莎笑了起來。
「對了,莎絲麗,旁邊那個箱子是裝什麼?」依莉莎指著她們休息的地方的牆邊一角的大柱子。
「...那裡面裝得...是英格爾的父親在英格爾小時候替他打造的配劍,比依莉莎那把小短劍還要長一些而已,畢竟是小時後用的。」紗由里說得時候,臉上露出了一股哀傷的神情,這當然讓依莉莎注意到。
「那為什麼...英格爾不用呢?」
「...因為那把劍...是英格爾的母親跳入熔爐裡才鍊成的寶劍。」
「!!什麼...」

莎絲麗沉默了一會,看著依莉莎許久才緩慢的開了口。

「...活人鑄劍祭劍...從古世紀就有了。英格爾的母親犧牲自己鍊出來的一把就是英格爾的,一把...在雷納克的父親那。父皇很生氣並不是鍊給自己的劍,所以關住了英格爾的父親,英格爾為了救父親出來,才7歲就開始了鐵匠的生活。幸好英格爾繼承了他父親的技術,不用一年就打造出非常棒的劍獻給父皇,父皇非常滿意才放了英格爾的父親。但是劍並沒有開封,父皇因此做了做狠毒殘忍的命令,讓英格爾的父親跳進熔爐替自己的劍開封。但是不能讓英格爾也遭受波及,英格爾的父親服從了這個命令,條件是要父皇絕不能對英格爾下手。父皇也為了英格爾的技術留下他,讓英格爾開始負責了鍛造的工作。」

莎絲麗說完後跟依莉莎兩人都沉默了非常久的時間。依莉莎拿出懷中的小短劍凝視著,莎絲麗看著看著又說了一句話。

「那把...也沒開封。也許是英格爾本來就不希望讓依莉莎真的使用到它吧...真的使用到它就表示依莉莎遇上危險。」
「...」依莉莎雖然點著頭對莎絲麗的話做為回應,但還是沉默的凝視著身上的小短劍。


兩人之間再也沒有開口說話,直到廢墟外傳來了聲音,兩人才警覺起來。仔細聽還可以聽得見雷納克小聲音的呼喚兩人的名字。依莉莎跟紗由里對看,認清了是雷納克的聲音,一起跑出去迎接英格爾和雷納克。

兩人跑出來,看見的卻是已經搖搖欲墜的英格爾一路滴著血來,以及因為之前跟流兵的反抗加上攙扶英格爾逃跑而全身擦傷的雷納克。依莉莎跟莎絲麗見狀,趕緊過去幫忙扶著兩人進到裡面休息。


「快替英格爾療傷!他被弓箭射中左背了!在窄道時實在沒辦法幫英格爾止血,已經失血過多了!」

莎絲麗跟依莉莎聽到雷納克的話,立刻趕緊看了英格爾的傷勢,果然如雷納克所說,不只失血過多,還射中了心臟。依莉莎立刻慌了起來,眼淚也已經跟著滴下。

「依莉莎冷靜點!快幫忙!」莎絲麗的呼喊聲讓依莉莎從害怕中冷靜下來。

依莉莎努力讓自己鎮定,一邊聽著莎絲麗跟雷納克在旁邊的指揮,很迅速的幫英格爾先把血止住。雷納克從小接受父親的訓練對於處理任何傷口都很有一套,莎絲麗也因為常常跟在雷納克身邊也學過不少。雷納克忍著自己大大小小的擦傷先跟莎絲麗還有依莉莎一起幫英格爾處理傷口。


三人忙了許久才終於把英格爾的箭傷給處理好,可是英格爾失血太多,情況還是不樂觀。依莉莎勸了莎絲麗幫雷納克處理傷口,自己先照顧著英格爾。而雷納克卻擔心著因為保護自己而受傷的英格爾感到內疚不願意,最後還是莎絲麗強迫的把雷那克帶到另一邊去幫雷納克處理傷口。


「雷納克不處理好傷口,英格爾才是會真的生氣,而且也對不起依莉莎。」
「...我知道了。」確實。如果雷納克的傷口不處理,才是真的辜負保護了雷納克的英格爾,也對不起了依莉莎。


三人雖然表示要輪流照顧英格爾,但卻都被依莉莎趕去休息。雷納克是目前唯一有武術的人,不好好養好身子不行。而莎絲麗是最聰明也最有地位的,也不能倒下。依莉莎用幾個理由把兩人勸去休息後,一個人照顧著英格爾。


「... 依莉莎?」
「英格爾!醒了嗎?」依莉莎為了不吵到莎絲麗跟雷納克的休息,沒有忘記把聲音壓低。
「依莉莎沒事吧?」
「...沒事。」
「太好了...哈...」
「哈什麼!這麼不懂得保護自己又要怎麼保護我!」
「嗚...不是啦...只是覺得好熱....」
「咦...」依莉莎摸上英格爾的額頭,明顯發燙著。
「...發燒了...是嗎?」
「不要緊,會好得,有我照顧一定會好。」
「那就...麻煩依莉莎了。」


三天後,英格爾的燒還是沒有退下,三人擔心著,雷納克說應該是傷口托太久所以感染了才引起發燒。莎絲麗也說,因為失血過多體力也恢復不好。三人雖然之前準備很多,但卻對此時這麼危急的傷口沒有辦法。三人看了英格爾的傷口,果然潰爛了。

依莉莎突然想起,父皇曾經在自己被送出王國時交給自己一個小盒子,父皇說非救命不要用。依莉莎現在後悔居然沒有想起這個木盒子並且把它一起帶著逃走,只好,冒險回到王城中自己住的塔內房間尋找了。

當然,提出這個意見後,理所當然被莎絲麗跟雷納克兩人給反對。雖然才過了5天,即使王城裡的戰事結束了,但是肯定比之前更加危險,保不好流兵們正在四處搜捕逃走的貴族王族或是一些跟王城有關係的人。

但是不回去拿那個救命的盒子,英格爾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最後只好三人一起帶著英格爾冒險回到密道裡去,由雷納克保護著依莉莎回到塔內找尋藥盒子,莎絲麗照顧著英格爾待在密道木門後等她們回來,這樣拿到藥後,英格爾可以及時服下。


三人趁著深夜,扛著英格爾走會窄道內,英格爾的意識已經越來越模糊。來到木門處,雷納克解開機關,帶著依莉莎衝回塔內去。莎絲麗顧著英格爾,內心有著巨大的不安感,感覺不該回來,像是會出意外。莎絲麗的直覺一像很準確,此時卻很希望自己的直覺感失準。

「...依莉莎...」英格爾微弱的聲音從莎絲麗身邊傳來。
「英格爾!?」
「... 莎絲麗?依莉莎呢?這裡是...」
「密道內... 依莉莎為了救你跟雷納克回到塔內去找依莉莎的父皇留給她的救命藥。」
「...不行!太危險了!怎麼能回來!」英格爾激動起來,扯到了傷口,吃痛的無法動彈。
「英格爾別亂動!」


木門外突然傳來吵雜的聲音,莎絲麗跟英格爾兩人互看後知道情況不好,紛紛跑出木門,在牆角邊觀察情況。莎絲麗的直覺果然還是很準,依莉莎跟雷納克被駐紮熔爐的軍團發現,現在正被包圍著。

「莎絲麗留在這!」英格爾二話不說衝了過去。
「英格爾!?」莎絲麗來不及抓住衝出去救人的英格爾。


英格爾帶著傷,撞到了幾個士兵。雷納克看見情況立刻抓著依莉莎就往木門跑。英格爾吃力爬起,卻因為傷口疼痛動作慢了被抓住,抓住的似乎是派守這區的隊長。

「英格爾!」依莉莎回頭看見沒有跟上的英格爾被抓住,甩開雷納克的手就往回跑!
「依莉莎!」雷納克也來不及抓住轉身跑回去的依莉莎。


「這不是最有名的鐵匠嗎?居然在這啊....」
「放開英格爾!」依莉莎拔出了銀色小短劍對峙著抓住了英格爾的軍團隊長。

雷納克跟莎絲麗也隨後跟上,來到了依莉莎的身邊。英格爾因為剛才吃痛的撞擊早已經接近昏厥。

「... 依莉莎小公主?!莎絲麗小公主?!」這位隊長似乎認得依莉莎。
「...你是誰?」
「小的曾經被依莉莎公主救過一命自然認得救命恩人,至於莎絲麗公主是流兵團軍隊裡傳言是各國中最明智的公主。」

聽這話不假,這位隊長喊出了兩位公主名後,剛才亂來的士兵也都變得恭敬有禮。

「放開英格爾!」
「... 依莉莎公主...」這位隊長似乎面有難色,面對救命恩人又是公主的依莉莎,似乎對依莉莎的命令感到困擾。
「放了鐵匠也沒用...他已經活不了了。」隊長在抓到英格爾時,就已經發現英格爾身上的重傷還有他的神智不清。
「少胡說!我們自己有辦法救!」
「...兩位公主...我當然不會殺了全國最有名最厲害的鐵匠,要我放走他們可以,但兩位公主必須跟我去見將軍。」
「什麼將軍?見我們要做什麼?」莎絲麗提高了警覺。
「我們發起戰爭只是為了把一些沒有能力的國王給除掉,但是兩位公主是明智的有能力的,我們想請兩位公主主持大局。」
「...你們把我跟依莉莎的父親戰垮,卻要我們坐上去這個王位,變成我們推翻自己父皇,你們卻沒了罪,不覺得可笑嗎?」
「...公主這麼說就錯了。」

從另一邊傳來的聲音,身穿著盔甲,一股凜然的氣勢,從中就可以判斷出這位就是流兵團的最高指揮者的將軍。


「我們只是要從新開始,當然我們自知自己沒有資格坐上王位,人民也不會服從攻打自己家園的敵人,既然兩位公主還活著,當然只有請兩位公主一起主持大局,讓週邊各小國團結,才會有新的生活到來。」

「為什麼挑我們?」
「說過了。莎絲麗公主可以是各國公主中最優秀最理智有能力的,而伊莉沙公主也一樣有著善良的心,這樣的兩位公主自然能帶領新的王國。」
「...如果我們拒絕呢?」
「...那就只好抱歉了。這個鐵匠還有那位雷納克小騎士我們不能留著。」
「你們要是殺了英格爾,我就立刻死在這!」依莉莎狠話說出。
「...」莎絲麗跟雷納克看著依莉莎說出這句話,眼神沒有任何動搖,她們相信依莉莎做得到。
「...伊莉沙公主...你一定要這麼做嗎?我剛才說了,這位小鐵匠活不成了。」騎士隊長當然不願意自己的恩人就如此輕易結束生命。


兩邊僵持不下,依莉莎三人的決心很堅定。不願意再回到這充滿血腥跟失去親人的王城繼續生活。她們只想要平安、安定的生活下去。此時隊長手上的英格爾突然動了,把隊長手上的劍搶了過來,回到了依莉莎三人身邊。全部的人都沒想到,剛才貌似已經昏厥不動的英格爾此時還有這麼多力氣。

「...厲害...真佩服這意志力。」大將軍拍著手讚嘆著。
「...謝謝誇獎...」
「...但是走得了嗎?」將軍手一揮,士兵們立刻包圍住了依莉莎四人。
「...放依莉莎她們走...我的命就給你。」
「「「英格爾!!!」」」依莉莎三人不可置信的看著英格爾,同時發出了高尖銳的音調。
「...那對隊長說得對...我已經沒命了...」英格爾看向依莉莎三人笑著。

依莉莎三人看到英格爾的笑容時,瞬間明白了英格爾剛才是真的已經用盡最後所有的力氣了,用盡最後所有的力氣回到了她們身邊。三人的臉上同時都流下了眼淚。

「依莉莎...謝謝你。能遇見你真好。」英格爾笑著,卻已經沒有力氣擦掉依莉莎臉上的眼淚了。
「雷納克、莎絲麗,謝謝。能有你們從小作伴真好。」雷納克、莎絲麗的眼淚也開始滑落。

英格爾甩著劍,讓士兵們後退,自己卻慢慢走向熔爐的方向。依莉莎三人驚見都慌了,她們非常清楚英格爾接下來的行為。

「將軍,我死了你就放她們三人自由好嗎?她們...只是想過平凡生活的孩子而已...」
英格爾悲傷的眼神望向在場的眾人,將軍跟隊長也已經猜到英格爾下一步的動作了,他們內心又何嘗不想放過三位孩子呢。

「...請...答應我。」英格爾的眼神逐漸黑暗,已經快失去最後一絲的清醒。

將軍看著這個無所畏懼,寧可用自己性命換取別人平安的傻小孩,心,逐漸軟弱了下來。如果這個國家都有如此肯為自己重要之人守護的理念,如果這個國家的領導者們可以像眼前的這四位年輕人一樣既堅強又不失溫柔、善良又不失勇氣的話,也許這國家現在就不會是這個景象了吧。

「...我答應你,以我騎士之榮耀、以我寶劍之見證。」將軍拔出自己的配劍,放在自己的胸膛起誓。
「將軍!!」


「...謝謝...將軍。」英格爾最後的微笑。

英格爾跨上熔爐,正準備跳下去之時,被衝過來的依莉莎拉住。雷納克、莎絲麗甚至沒有反應過來發現依莉莎已經衝過去英格爾身邊。

「依莉莎...」英格爾已經失去了視力,只是憑著感覺知道拉著自己的人是誰。
「...雷納克、莎絲麗..」依莉莎抱住已經斷氣滑落的英格爾,從自己身上取下一個緞帶,把自己的左手跟英格爾的右手綁在一塊。
「...依莉莎!你想做什麼!別做傻事!」莎絲麗、雷納克緊張趨向前。
「...都別過來!」依莉莎拿出短劍抵在自己心臟。

在場沒有人敢亂動,雷納克、莎絲麗站到了依莉莎面前。

「「依莉莎!!」」雷納克、莎絲麗同時呼喊著。
「...將軍,這只是四個孩子想要的平凡生活,別忘了你答應過得承諾。... 莎絲麗、雷納克,能來到這裡認識妳們,真好。要...連我們的份一起好好快樂的活下去喔。」雷納克、莎絲麗臉上浮現悲傷的神情。

「下一世再見,下一世相愛。」依莉莎的笑臉此時彷彿跟英格爾的笑臉重疊了。

「「不要!!!!」」同時尖叫的兩人,趕不上最後一步。

所有人就這樣看著依莉莎抱著英格爾、帶著短劍,跳入了從未熄滅過炙熱得熔爐之內,訝異,呆然。


將軍實現了承諾放走了莎絲麗跟雷納克。
被放走的公主跟護衛只帶著一把銀色短劍從此消失在歷史中。
莎絲麗與雷納克兩人相依為命住在了一個海邊隱蔽的小村落裡。

王國的史書記載,莎絲麗.道格拉斯 小公主 死亡、依莉莎.貝爾.凱 小公主 死亡。
貴族的紀錄記載,雷納克.維多利克 公主護衛 死亡、英格爾.尤里斯 貴族鐵匠 死亡。




1千年後,挖掘出的一具大棺柩,裡面有兩具骸骨,兩具骸骨中間,有著歷史中著名的落寞貴族鐵匠打造而且從未隨時間腐朽的一把銀色小短劍安靜的守護在兩具骸骨之間。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