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N3】瞬間(黑彌 x 阿萊諾)

  • 部落格: 紅華
  • 發布時間: 2018-09-11 03:15:53
  • 作者: fanny90080
  • 瀏覽人數: 15


  此作品收錄於2012年所出的MSN3衍生同人小說本《剎那即是永恆》。
  因完售已超過五年,便特此公開以玆紀念。






  我成為三界王後,阿萊諾也決定讓出露西亞金家族家主的位置,和我一起留在三界城。

  看到她這麼做,我既驚訝又感動,相反地卻也感到有些難過。

  當上三界王,除非卸任,否則再也不能踏出三界城一步。雖然阿萊諾不用遵守這規定,但對愛好自由的她來說,要長時間待在一個地方應該比死還痛苦。

  她拋下了外頭花花綠綠的世界,只為了跟我在一起。

  所以我在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愛護她、照顧她,讓她覺得,選擇我是她這輩子做下最正確的決定。


  ※ ※ ※ ※


  ──說是這麼說,可是命運之神似乎非常想跟我作對,我看著桌上滿到幾乎溢出來的文件,簡直欲哭無淚。

  由於前任的三界王狄恩陛下在任期內突然過世,有些事情又不是代理的艾瑞斯大人能有實權處理的,於是那些事務就這樣堆積下來,直到我上任。

  既然是自己選擇的路,那就得努力走下去。我是憑著自己的意志來參加三界王競選、並成為三界王的,怎能被這種小事打敗呢?

  只是……一想到阿萊諾,我就覺得有些對不起她。

  自從和我一起搬入宮中,她的生活方式便產生很大的變化。

  阿萊諾說過,在沒事時,她最喜歡睡覺睡到自然醒,可在這裡,這是不可以的;阿萊諾也說過,在閒暇之餘,她最喜歡賴在沙發上曬太陽,可在這裡,這也是不可以的。

  自由奔放的阿萊諾,在宮中人眼裡是個非常特異的存在。儘管她曾在此停留過一段時間,但當時她還是個孩子,人們的態度自然也比較寬容。

  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她是三界王的伴侶,必須穩重、優雅和端莊。

  說實話,我不認為阿萊諾有改變的必要。我喜歡上的,是那個純粹又直率的阿萊諾,而不是他們想要的那種只有裝飾功用的洋娃娃。

  我為她抱不平,她卻還反過來安撫我:『不要緊的,只要在他們看的時候稍微裝一下就成了,這點小事我還做得來。』

  『可是……!』

  『真的不要緊。』她拍拍我的手臂,溫柔地微笑,『沒有一點本事,怎能勝任這個位置呢。』

  阿萊諾說,在露西亞金家時,雖然教養、餐桌禮儀和應對進退的技巧她都因為沒啥興趣而只學會皮毛,但要應付那些碎嘴的人已經十分足夠。

  『我是來陪你的,不是來給你添麻煩的。』她說著這番話時的眼神,堅定又深情。

  啊啊……阿萊諾真的好厲害,明明應該是我要保護她的,怎麼都是她處處在顧慮我呢。

  正如阿萊諾所說,過沒多久,對她有意見的聲音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數不盡的讚美。原本大肆批判她的人現在全都改口,稱讚她美麗、乖巧又有智慧,有她在真是新伊甸的福氣等等。

  對此我嗤之以鼻,看到我這個樣子,阿萊諾便走到我身旁,輕輕地抱住我。

  『我真正的樣子,只要黑彌你知道就夠了。』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我總是從她那裡得到心靈的平靜與救贖。

  然而我什麼都沒辦法為她做,這讓我有些心急。

  我跟阿萊諾幾乎沒什麼時間單獨相處,我的工作幾乎是從早到晚,而且很不固定。在我工作時,她則是去打理我周圍的一些瑣事,跟萊爾殿下或是三族政務高官等人應酬。

  就算偶然在走廊上遇到,也只能匆匆交談幾句,更慘的是只有點個頭就得走,真是無比淒涼的狀況。

  能夠讓我們好好坐下來談談的,只有回到寢室後到早上有人過來叫我們起床的這段空檔。可是我們隔天各自都有事得做,不能聊得太晚;有時則是我會被事情拖住,等到終於可以回房,她已經忍耐不住倦意先睡了。

  世界上有哪對情侶是像我們這樣的!如果有,我還真想把那些同病相憐的傢伙們叫過來聊聊。

  再次看了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一眼,我深深地嘆氣。

  在這不到二十年的人生中,我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前途茫茫。




  這一天,我終於提早從工作中解放。

  雖然失去狄恩陛下的打擊很大,但艾瑞斯大人非常賢能,懂得運用手中有限的資源去抑制新伊甸的失控狀況。現任的人王萊爾、魔王以及神王都是很可靠的人,很快就使得各族的動盪平息了。

  眼看三界事務逐漸步上正軌,我很高興。

  等到各個方面都穩定下來,就有時間可以陪阿萊諾了──我承認這動機很不單純,可卻是我現在最真實的心情。

  其實在我經過走廊時,常常會看見阿萊諾躲在一間比較少有人經過的會客室裡休息。十次裡頭大約有八次會看到她鐵青著一張臉,無聲地嘆氣,剩下的兩次則是她望著窗外三界城的景色發呆。

  她的模樣,我看在眼裡,痛在心裡。

  阿萊諾說過,在她做出決定,要和我一起留在三界城時,跟克里恩吵了一架。然後在還沒有和好的情況下,克里恩負氣出走,她則是在處理好家主交接事務和白羽的事後,隨即搬進宮中,兩人從那之後一直沒有見面。

  『我知道他是怕我受不了,我也知道他對我的心意。』她一邊說,一邊抬手擦去眼角快要掉下的淚滴:『我以為他了解我……』

  『就是因為了解,才更不希望妳做這樣的決定吧。』

  說完,我緊緊抱住她,雖然她沒有哭出聲音,我卻可以聽見她無聲的啜泣。

  若我是克里恩,肯定也不會想要自己喜歡的人這樣飛蛾撲火的,尤其是她的對象還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鬼。

  在競選剛開始的時候,對於我、白羽和伊迪亞這樣的小孩,克里恩也不吝於將自己的醋意赤裸裸地攤在我們面前,所以他的顧慮,我多少能夠理解。

  克里恩肯定也已經跟阿萊諾提過了,那是我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彌補的、我們兩人之間最大的鴻溝──神族與人族的壽命差距。

  儘管我身上也有神族和魔族的血液,但構成我最多的要素,還是人族的基因,我和阿萊諾所擁有的時間完全不一樣,這是我一開始就知道的事。

  三界王的任期是五十年,等到我卸任,也是個快要七十歲的老爺爺了。就算因為我是混血,壽命比普通人要長一點,和神族比起來,還是小巫見大巫。

  妳能夠忍受嗎?自己依然保持著年輕的外貌,身旁的丈夫卻已垂垂老矣。討厭被束縛的妳,可以忍受得了那樣的環境嗎?整天穿著厚重的禮服,應付那些老古板,妳受得了?

  糟糕,我都可以想像得到克里恩是怎麼跟她說的了。

  事實上,在我猶豫著要不要跟阿萊諾表明心意前,我考慮過很多事,這兩個問題當然也包括其中。

  我承認我很卑鄙,就算知道這段關係可能會給阿萊諾帶來痛苦,我還是想要她,瘋狂地想要,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渴望一個人。

  當阿萊諾答應我的告白時,我甚至還偷捏自己的手以確定這不是在作夢。

  既然阿萊諾拋棄了一切選擇我,那我就要讓她成為這世上最幸福的人──這是我當時在心底偷偷立下的誓言。

  可是,對、可是!一想起待處理的工作,我就開始胃痛。

  這種沒日沒夜的生活大概還要持續個一、兩年,我跟阿萊諾可以在一起的時間已經很少了,再耽擱這一、兩年……光想就讓人沮喪。

  算了算了,我搖搖頭,試圖把這些負面思考從腦袋裡驅除。

  就當作是對未來的投資吧,只要整個新伊甸的復興都上了軌道,那就不必事事都需要三界王出手。到那時,我就可以好好地補償阿萊諾了。

  雖然我不能踏出三界城,但在三界城裡頭,也可以找到很多有趣的事物,再加上我這聰明的頭腦,我有自信可以讓阿萊諾待在我身邊時,幾乎想不起外面的世界。

  想著想著,我加快腳步,幾乎是用衝的跑回寢室。

  被那些囉嗦的傢伙看到,可能又要被嘮叨好幾分鐘,可現在的我根本管不了那麼多。

  因為我知道,在那只屬於我們兩人的小天地裡,她正在等著我。




  當我回到寢室時,阿萊諾果然已經穿好睡裙趴在床上,搖晃修長的雙腿,翻著我早上放在床頭的書等我了。

  一看到我,她那因為看不下太多文字而昏昏欲睡的雙眼瞬間一亮,連忙跳下床往我這裡跑來。

  「歡迎回來!」

  話音剛落,她便整個人撲進我懷裡。

  「哎喲!」

  我被阿萊諾衝過來的力道撞得後退了兩步,幸好最後還是穩穩地接住她了。

  就算我已經長大了,跟她比腕力時還是輸她居多。

  我一邊想,一邊望著懷裡的她,很驚訝地發現她似乎瘦了一圈,臉色看起來也憔悴許多。

  記憶中的阿萊諾,總是精神奕奕、神采飛揚,她揮舞刀劍時,那身影看起來是那麼地巨大又有魄力,散發出的光芒總是讓我睜不開眼。曾幾何時,我成長到可以用自己的雙臂環住她?又是曾幾何時,那光芒竟黯淡到如此地步?

  阿萊諾沒注意到我內心的掙扎,只是笑瞇著眼,賴在我懷中撒嬌。我拿她沒辦法,乾脆直接一把將她抱起,走到床邊坐下。

  她坐在我的膝上,雙手環著我的肩膀,臉靠在我的肩頭──這明明是天下所有男性夢寐以求的待遇,若是平常,我應該會高興得手舞足蹈;但僅限於今天,我開心不起來。

  為了不讓阿萊諾擔心,我強打起精神,一面輕輕撫摸她的背,一面問她:「今天過得如何?」

  她維持著靠在我肩膀的姿勢,回答:「嗯……也就那樣吧,畢竟每天該做的事都差不多。」

  「是嗎……」

  我沒多說什麼,只是持續撫摸她的背脊,又輕又柔,像是在撫摸小貓一樣,她舒服地發出呼嚕聲,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

  「那些人還有繼續為難妳嗎?」

  我口中的「那些人」,指的是神族的長老們。當初選擇阿萊諾做我的伴侶時,反對聲浪最大的就是這些人。

  在三界王競選開始前,阿萊諾為了救她的兄長希利艾──也就是我的培養人西蒙老師──在露西亞金家族大長老的壽宴當天,她偷偷潛入大長老的房間,偷取能夠解除禁園封印的徽章,擊敗守衛後帶著兄長逃走。

  這在保守的神族中引起相當大的議論,露西亞金家族在神族中也算是數一數二的貴族,而阿萊諾和希利艾又是引發紅夜事件的關鍵人物,會受到嚴厲批判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我確定成為三界王的宴會上,阿萊諾跟我坦白了所有的一切,並這麼問我:『選我的話,神族那邊可能會群起抗議喔,你確定嗎?』

  『沒關係,我只想跟妳在一起。』握住她的手,我刻意學著她的語氣說:『別人說什麼,管他去死。』

  阿萊諾的過去是如何,我一點也不在乎,只要她此刻的心是向著我的,我就覺得什麼都無所謂。

  「還好啦,那些都只是小兒科。」阿萊諾看起來不怎麼在意,也不大想提這些事。

  如果是以前,我會相信她說的這句「小兒科」,但現在情況不一樣,阿萊諾的精神狀況也不可同日而語,可我又不曉得要怎麼讓她說出真話。

  阿萊諾很頑固,只要這是她不想做的事,就算打死她,她都不會去做。同樣地,她不想說,就算撕爛她的嘴,她也不會透露半個字。

  此路不通,只好另闢小徑。

  「親愛的,我覺得妳應該休息幾天了。」我以隨意的口氣提起這件事。

  「休息?你也會一起嗎?」

  阿萊諾抬起頭,以期待的眼神看著我,這讓我心裡的罪惡感愈來愈重。

  「嗯……我想沒辦法,像這樣提早回來已經是極限了。」

  「那就不用了,你忙的時候我怎麼可能自己去休息。」

  「怎麼不用?妳看看……」我抬起阿萊諾的臉,拇指輕擦過她的眼角,「都有黑眼圈了,氣色那麼差,還說不用?」

  「唔……最近確實有點累啦……」大概是因為心虛,阿萊諾說話的聲音開始慢慢變小,「可是我想幫你忙啊……」

  我拉住阿萊諾的手,在上頭落下一吻,說:「妳已經幫我很多忙了,我很感謝,但妳需要休息。」

  這件事我不打算讓步,我把阿萊諾帶到這裡,是想好好珍惜她,而不是像這樣讓她累到搖搖欲墜。

  「所以,拜託妳,休息幾天好嗎?」我將唇靠近她耳邊,低聲說出我的乞求。

  阿萊諾的臉立刻漲紅,掙扎著想跳開,但我的手臂早她一步環住她的肩膀,讓她根本動彈不得。

  「乖乖休息,好嗎?」我又說了一次,說完還故意不離開,在她耳邊吸氣吐氣,刺激她的耳膜。

  阿萊諾終於受不了我的舉動,整個人癱在我身上,用細如蚊蚋的聲音發出哀鳴:「我知道了啦,拜託你不要這樣……我心臟承受不住…………」

  「很好,阿萊諾真是乖孩子。」

  我學起她以前調侃我的語氣,惹來她一陣瞪視,只是搭上那整個通紅的臉,看起來一點魄力都沒有,反而有點可愛。

  「對不起喔,等過一、兩年,各族事務都上軌道後,我就不會那麼忙了。」我再一次抱緊阿萊諾,「到那時候,再好好補償妳。」

  阿萊諾遲疑了一陣,終於也伸出手,攬住我的腰際。

  「傻瓜,我們都什麼身分了,幹嘛補償呢……」她的語氣有些無可奈何。

  「我希望跟我在一起的每一天,妳都是開開心心的。」這是我最真切的期盼,「但現實看起來不是這麼回事,對不起。」

  結果我只是把阿萊諾關進了三界城這個鳥籠,哪裡都去不了。

  「要做三界王本來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你不用介意。」

  阿萊諾察覺到我的低落,輕拍著我的背安慰我,卻讓我更覺得難過,我希望她能多想到自己。

  「不,我很介意。」我加重語氣,以強調這件事的嚴重性,「我們能在一起的時間很短,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重要。」

  聽到這些,阿萊諾的身子顯得有些僵硬,我無視這變化,繼續說下去。

  「所以我一定要讓妳幸福,我發過誓的。」

  不然我對不起為我犧牲了這麼多的妳。

  我知道自己情緒有些激動,趕緊深吸兩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在我試圖冷靜時,阿萊諾只是靜靜地靠著我,什麼都沒說。

  「很抱歉,我這麼無能,在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還請妳多擔待。」

  我一說完這句話,阿萊諾立刻抬起頭,以不可置信的目光盯著我。

  望著她微啟的唇,我忍不住輕吻了她。

  「等我死了,妳可以回去找克里恩,或是去找任何一個能讓妳幸福的人。」我把額頭靠在她的額上,輕聲地說:「只要陪我這一小段時間就好……」

  拜託妳──

  「不要這麼說。」或許是再也聽不下去了,阿萊諾把食指壓在我的唇上,很嚴肅地告訴我:「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刻,我都是幸福的,所以你別這麼說。」

  她移開手指,改以雙手捧著我的臉頰,親吻了我的額、我的眼、我的鼻子、我的臉頰、我的唇。

  吻我時,阿萊諾的視線從未自我身上移開。

  每一個吻,都能感受到她的心意。

  我好開心,自己竟是這樣被她深愛著。

  「而且你這樣說,好像在質疑我選了你是個錯誤。」

  說完,阿萊諾捶了我的胸口一下,力道不重,卻深深打進我的心裡。

  「抱歉……」我忍不住向她道歉。

  阿萊諾只是笑笑,我明白,這個笑容表示她不介意了。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想到的問題,我也不是沒想過。」阿萊諾以有些無奈的口氣說:「我是在了解一切的前提下才答應跟你在一起的,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既然我都決定了,你也不用那麼顧慮我──我了解她在對我這麼說。

  「不管怎麼樣,你都會比我先走一步,說不會擔心、不會難過那都是騙人的,可是……」她握緊我的手,笑得有點靦腆,「只要想起跟你在一起的這一瞬間,就夠我面對未來的漫漫長路了。」

  但我可能要很久很久之後才能到你那裡去,你要耐心等我啊──她一邊笑,一邊戲謔地搖搖我的手。

  聽到阿萊諾這麼說,我突然覺得好想哭。

  「我一向都只做最有價值的打算。」我緊緊回握她的手,並深深地望進她的眼睛,「阿萊諾,選了妳……是我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

  她沒有回答這句話,卻對我嶄露出這世界上最燦爛的笑靨。

  那時候,下定決心跟妳告白真是太好了,也謝謝妳,願意選擇這樣的我。

  在這一剎那,我覺得這輩子再也沒什麼遺憾。

  我閉上眼,任憑眼淚從我頰邊滑過。

  她以手指輕輕替我拭去淚滴,非常溫柔地。

  壓在我心頭的那份重擔,就這樣被她連同淚水一併抹去。

  我現在終於明白,她是幸福的,就跟我一樣。

  「請妳不要忘記,阿萊諾。」

  我的一生只是妳的瞬間,但是,請不要忘記──

  「我愛妳,永遠永遠。」

  「我知道。」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試閱】瞬間(黑彌) 【試閱】瞬間(黑彌)
    【聲明】 ‧黑彌的精打細算特質在此文中稍微薄弱(畢竟重點放在閃光) ‧試閱公開順序=完成順序,不代表收錄順序(死)
    紅華 2012-07-21 00:00:00
  • 【試閱】旅途(白羽) 【試閱】旅途(白羽)
    【聲明】 ‧雖然試閱部分不包含,但還是提醒一下,此篇沒有帥帥白羽(ry ‧試閱公開順序=完成順序,不代表收錄順序(死) …
    紅華 2012-07-22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