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狂想曲《25》

  • 部落格: afour
  • 發布時間: 2012-09-24 19:42:40
  • 作者: abc153963
  • 瀏覽人數: 152
「喂喂,陳悠阿,為什麼光碟沒反應阿?」老百姓一臉疑惑的詢問。

 

「也許是你太清醒吧。」我簡單俐落的隨便回了個答案。

老百姓退出了光碟,隨意的拋丟過來,「賠錢的東西!」

如果是其他人敢這樣跟我說話,我一定二話不說的拿草人扎他,所以一直以來敢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的人,可以說是除了老百姓以外,不會有其他案例。

「不如你去睡一覺吧!」我說。

「也無不可。」老百姓說完,竟然二話不說的跳到他的床位,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就發出熟睡的微微鼾聲。

說時遲那時快,原本應該要穩放在我手中的光碟,竟然就這麼騰空飛起,就像有人操控一般的進入電腦光碟機內,自行運轉了起來。

電腦運轉的,慢慢的生出一條細絲,伸往老百姓的方向。我實在是太好奇了,也沒有多加組撓,樂見其成。

螢幕畫面上顯現出寢室的樣貌,不過裡頭沒有我,只有老百姓睡在床上。我轉頭確認一下老百姓是不是還在床上,還在。

那我現在看到的部分,應該是就老百姓的夢境了。螢幕中的老百姓,突然爬了起來,而我身後的老百姓,只是轉了個身。

我看著老百姓慢慢的爬離開床,也沒有感到懷疑,就是很一貫的走到電腦前坐下,就跟夢遊一樣。

螢幕的視野固定,就像是架設了一台攝影機,我下意識的敲了敲鍵盤上的方向鍵,發現沒有什麼效果,只好縮回手,坐穩的繼續看下去。

看不見老百姓的表情,也不能確定這個畫面,是不是夢魔所建構出來的夢境,是不是一個我看的見的噩夢。

螢幕的下半部突然跳出一個深藍色底的對話框,就像是角色扮演遊戲那樣,白色的字體一個一個字的打出來,速度還不算慢「陳悠,我現在是在作夢嗎?」

頓了幾秒,我按了一下空白鍵,對話框接著跳出了兩個選項,是與不是。

我就像是在玩遊戲般的持續敲打著空白鍵,以及選擇適當的答案,而畫面上的老百姓,背對著我,也對著面前的電腦敲敲打打,就這樣有技巧的聊起天來了。

有趣的是,老百姓這個活老百姓,果然只要一遇上電腦,就沒什麼事情可以影響到他。

老百姓說,他在我睡覺的時候,因為讀不出光碟,就乾脆解析光碟,然受再逐一破解。反正老百姓講了一堆專業的術語,我也不是很懂,但簡單的說就是老百姓把光碟解構重組。

雖然還是讀不出光碟,但他大致上了解光碟資料的內容了。身為一個駭客就是有這種過人之處,就像立志成為道士的我,除了自命不凡外,也是很有一些獨到見解的。

但是夢魔終究是個魔,果然沒有老百姓想的那麼簡單。螢幕裡的寢室門口突然破裂,門口處站的一個,老頭子,長相就跟之前看過那些戰隊系老頭沒什麼兩樣,但身高倒是高出了許多,手腳跟身體的比例,完全的不協調,遠看就像一隻大蜘蛛。

那老頭裂到耳垂的大嘴巴裡,滿是濃稠的唾液,我光是在螢幕前看,就已經可以感覺聞到了那股噁臭的腐臭味。

而老百姓並沒有發現,我也無法告知他些什麼,我趕緊抓起那條連接電腦與老百姓的綠色靈光。

讓靈光纏繞在手,急念道「「我召喚你回來,清醒吧,白興,遵從我命,脫離夢境。解除,解開束縛,清醒吧,白興,我還你原形!」*4


 

語畢,綠色光線應聲而斷,老百姓在床上驚跳而起,隔了一下才驚魂甫定的問我,那個小妞呢?

還在給我做夢,真的是齁!

我笑了笑,把光碟退了出來,我知道,這光碟如果流露出去,必定會出些什麼亂子!

我把光碟用一個黃色的牛鼻紙袋裝著,在紙袋外身後的畫上些鎮壓性的咒法。

「我剛剛是在作夢嗎?」老百姓問。

「一半是,一半不是!」

老百姓笑笑不答,而我也沒有再說些什麼,心照不宣。

這時男宿後面的樹搖動了起來,窗戶突然傳來一陣拍打聲。實在是太讓人訝異了……我整個在窗邊看傻了眼。

*4:改編自鬼神童子,役小明召喚前鬼時的台詞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道士狂想曲《08》 道士狂想曲《08》
    廢寢忘食,我一直覺得這句成語完全可以用來形容老百姓對電腦的著迷。只要一做到電腦前,他就顧不得睡覺,也常會忘記吃飯。特別…
    afour 2012-09-07 01:23:00
  • 道士狂想曲《02》 道士狂想曲《02》
    我的阿伯是個道士,有自己的宮廟,有自己的神壇,也有自己處理事情的方式。因為我的與眾不同,所以阿伯並不排斥我跟著他四處幫鄉…
    afour 2012-09-01 13:46:00
  • 道士狂想曲《17》 道士狂想曲《17》
    夜色低迷,月亮被沉重的烏雲給掩埋住了光亮,沿途的路燈因為電壓不穩定而隱隱的晃動,陣陣的冷風更是增添了一股難以承受的陰涼…
    afour 2012-09-16 21:11:00
  • 道士狂想曲《18》 道士狂想曲《18》
    「你可以駭進學校的監視系統,幫我做個掩護嗎?」我在老百姓耳邊這麼說道。
    afour 2012-09-17 18:24:00
  • 道士狂想曲《20》 道士狂想曲《20》
    墨綠色的天空,熟悉的景色,卻有種不熟悉的感覺。仔細看了看四周,才發現,墨綠色的不是天空,而是天花板。我還在原本的房間裡…
    afour 2012-09-19 21:15:00
  • 道士狂想曲《19》 道士狂想曲《19》
    靠著書桌上的檯燈傳來微弱的燈光,我簡易的剪了一尊小腿高的紙人,平放在可兒的床上,並把一片空白光碟放置在紙人頭部的位置。
    afour 2012-09-18 17:52:00
  • 道士狂想曲《23》 道士狂想曲《23》
    環顧房間裡的情況,天花板下的那團霧氣已經不見蹤影,聽可兒說是被吸進那片光碟中了。看了一下紙人頭上的光碟,果然泛著一層綠…
    afour 2012-09-22 22:14:00
  • 道士狂想曲《21》 道士狂想曲《21》
    夢境,總有個出口。只是那個出口的位置不一,有時候很明顯,有時候卻不清晰。
    afour 2012-09-20 17:52:00
  • 道士狂想曲《10》 道士狂想曲《10》
    寢室裡漾著忽大忽小的光影,搖晃的燭火在空床位上燃燒著燭身,斗大的臘液一顆顆的被擠落流洩而下。
    afour 2012-09-09 21:37:00